010-5318-6190、400-150-9288
老百姓放心的法律服务平台 Legal Service Platform for Ordinary People

违法强拆赔偿金额的确定

日期: 2019-03-15
浏览次数: 2

违法强拆赔偿金额的确定


一、裁判要旨:

人民法院在审理行政赔偿案件时,确定赔偿数额时要坚持全面赔偿和公平合理的理念,既要体现对行政机关违法拆除行为的惩戒,也要确保赔偿请求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在房屋征收的行政赔偿案件中,依照现行法律规定确定行政赔偿项目和数额时应当秉持的基本原则是,赔偿数额至少应不低于赔偿请求人依照安置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全部征收补偿权益,不能让赔偿请求人获得的赔偿数额低于依法征收可能获得的补偿数额,以体现赔偿诉讼的惩戒性和对被侵权人的关爱与体恤,最大限度地发挥国家赔偿制度在维护和救济因受到公权力不法侵害的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方面的功能与作用。此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中关于赔偿损失范围之“直接损失”的理解,不仅包括赔偿请求人因违法拆除行为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还应包括其作为被征收人所可能享有的全部房屋征收安置补偿权益,如产权调换安置房、过渡费、搬家费、奖励费以及对动产造成的直接损失等,如此才符合国家赔偿法的立法精神。

二、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18)最高法行赔再X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X学,男,汉族,19XX年X月5日出生,住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

委托代理人张X元,女,汉族,19XX年XX月25日出生,住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系刘X学之妻。

委托代理人余X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南省湘潭市雨湖路***号。

法定代表人白XX,区长。

委托代理人干XX,雨湖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李X昊,湖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刘X学因诉被申请人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雨湖区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28日作出的(2018)湘行赔终XX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8月9日立案受理,并于2018年11月30日作出((2018)最高法行赔申3XX号行政裁定,提审本案。2018年12月18日,本院编立提审案号,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8年12月24日上午在本院第一巡回法庭第二法庭组织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再审申请人刘X学的委托代理人张X元、余X,被申请人雨湖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干XX、李X昊,到庭参加诉讼。案件现已审理终结。

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刘X学原拥有位于湘潭市雨湖区平政路街道中山路9号宏发大厦1栋1单元4楼401号的一套房屋,建筑面积为97.82m2,设计用途为住宅,并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2016年10月14日,雨湖区政府作出潭雨政征字(2016)9号《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对湘潭市一大桥河西交通优化及环境综合整治(一期)征收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实施征收。该征收决定明确了征收部门、签约期限并附有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还告知被征收人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刘X学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2016年12月12日,刘X学与湘潭市雨湖区土地和房屋征收事务管理办公室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约定征收刘X学案涉房屋的各项补偿费用总额为631127元;同时约定对补偿款分期付款,首付35万元,余款待刘X学腾空房屋办理水、电、气销户移交给征收部门后3-5个工作日内付清。2017年1月4日,湖南利安达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出具《一大桥河西交通优化及环境综合整治(一期)项目(刘X学)户的房屋征收货币补偿计价审核报告》,审核认定刘X学案涉房屋征收补偿金额为631127元。2017年4月20日,湘潭市雨湖区土地和房屋征收事务所通过中国工商银行以转账方式支付35万元至刘X学账户,剩余款项至今未予支付。2017年6月15日,刘X学的案涉房屋被拆除。刘X学主张是雨湖区政府组织实施强制拆除房屋行为。雨湖区政府不认可,并主张是湘潭市雨湖区雨湖路街道办事处实施了拆除行为,但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实。刘X学主张,雨湖区政府在征收决定书违法且没有给予搬迁安置补偿的情况下,对其房屋违法予以强制拆除,造成经济损失。刘X学遂提起诉讼,请求判决雨湖区政府立即恢复刘X学的房屋原状并赔偿因违法行政造成各项损失50万元。

另查明,2016年12月11日,刘X学以潭雨政征字(2016)9号《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侵犯其合法权益,与其他部分被征收户向该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征收决定。2017年6月15日,该院作出(2016)湘03行初179号行政判决,驳回刘X学等的诉讼请求。刘X学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该案尚在二审程序中。

再查明,该院已另行作出(2017)湘03行初71号行政判决,确认雨湖区政府拆除刘X学位于湘潭市雨湖区平政路街道中山路9号宏发大厦1栋1单元4楼401号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03行赔初23号行政赔偿判决认为,对案涉的被拆除房屋,刘X学已与征收部门签订补偿协议,雨湖区政府应当按照补偿协议约定的内容履行支付全额补偿款631127元的义务。该院已另行作出(2017)湘03行初71号行政判决,确认雨湖区政府拆除案涉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故对刘X学因房屋被拆除遭受的损失,雨湖区政府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刘X学已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该协议系双方自愿签订,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因此,对刘X学因房屋被拆遭受的损失,可参照该协议内容予以认定。除刘X学已经依照该协议收取的部分补偿款外,雨湖区政府应当赔偿尚未支付部分的补偿款281127元,并按银行同期存款利率标准支付利息。刘X学的房屋已被拆除,客观上已不能恢复原状;刘X学要求雨湖区政府恢复原状的请求,该院依法不予支持;刘X学要求赔偿50万元的损失,因刘X学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支持,该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对超过补偿协议约定部分,该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三项、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四、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由雨湖区政府赔偿拆除刘X学房屋造成的各项损失281127元,并按银行同期存款利率标准支付利息(从2017年6月15日起计算至赔偿款实际支付日止);驳回刘X学的其他诉讼请求。刘X学及雨湖区政府均不服一审赔偿判决,提起上诉。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另查明,该院以(2017)湘行终803号行政判决维持了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湘03行初179号行政判决。刘X学于2017年5月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认为从2017年2月起,因其未搬迁房屋,导致被雨湖区政府停水停电,要求确认该停水停电行为违法并赔偿损失。该院(2017)湘行终1328号行政裁定认为,因停水停电是迫使搬迁的一种方式,该诉讼请求可以在刘X学诉雨湖区政府强制拆除房屋一案中并予以审理,不宜就此单独提起诉讼,从而驳回刘X学要求确认该停水停电违法的起诉。潭雨政征字(2016)9号《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载明:征收签约期限自2016年10月14日起至2016年12月12日止。2016年12月12日,刘X学与湘潭市雨湖区土地和房屋征收事务管理办公室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载明补偿费用共计631127元,明细计算表为:房屋(97.82m2)补偿380422元、被征收房屋装饰装修、附属设施设备89736元(包括装饰装修78185元,有线电视、电话机、空调机热水器移装,宽带水电气开户,空调、浴霸、无烟灶台、神台、净水器、整体浴室、简易防盗门共计11551元)、各项奖励补助155426元(包括选择货币补偿奖励97820元、按期签订协议奖励38042元、按期搬迁奖励19564元)、搬迁费978元和临时安置费4565元。该院(2018)湘行终44号行政判决确认案涉的强制拆除行为由雨湖区政府负责,并确认强制拆除程序违法。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湘行赔终XX号行政赔偿判决认为,雨湖区政府强制拆除刘X学房屋的行为被该院判决确认程序违法,应当由雨湖区政府对刘X学的合法损失予以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案涉征收项目是湘潭市一大桥河西交通优化及环境综合整治(一期)项目,上述项目的房屋征收决定已经被该院生效判决确认合法,故刘X学位于该征收范围内的房屋被拆除后不能恢复原状,也不能原地重建,根据法律规定应当按照违法强拆造成的直接损失予以赔偿。关于刘X学的直接损失问题:(一)协议部分。征收部门签订的补偿协议中约定的补偿金额为631127元,其中属于被征收房屋客观价值的部分为:房屋380422元+装饰装修、附属设施设备89736元;属于刘X学已经履行约定应得的奖励部分为:选择货币补偿奖97820元+按期签订协议奖38042元;而协议约定的按期搬迁奖、搬迁费、临时安置费等计25107元。因刘X学一直居住在案涉房屋内未按期搬迁和另行安置,上述约定费用未实际发生,不宜计算为直接损失,应予扣除。故房屋被强拆后,刘X学依协议约定应得的补偿共计606020元。(二)屋内物品损失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七条规定,雨湖区政府的拆除行为是在刘X学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且未提交已经依法采取相关证据保全措施的依据,由此导致被损毁的屋内物品应当计算在赔偿范围内。虽然刘X学在二审中提供了具体物品损失清单,但该清单上记载的物品除有一审提交的屋内物品照片可以佐证的外,仍有部分所称的贵重物品无其他证据予以证明。鉴于刘X学的收入、消费属于当地中下水平,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其家居物品和金器的重置价格在扣除协议约定已补偿的附属设施设备外,酌情确定为7万元。(三)其他损失。综合考虑本案尚存在拆除房屋前违法停水停电的情形和因征收部门只支付部分房屋补偿款使刘X学不能及时购房导致物价上涨等因素,该院酌情确定其他损失的赔偿数额3万元。综上,刘X学的直接损失为:协议内损失606020元十屋内物品损失7万元+其他损失3万元,扣除征收部门已经支付的35万元,共计35万元。刘X学提出房屋主体价值和装饰装修的损失已经包括在协议中,不能另外赔偿;刘X学提出的误工损失、精神损害损失属于行政机关侵犯人身权的赔偿范围,不属于本案侵犯财产权的赔偿范围。刘X学要求赔偿50万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雨湖区政府认为不应当承担拆除的法律责任,事实依据不足。雨湖区政府认为刘X学未提供损失费用明细和评估结论作为依据,法院酌情认定损失金额不当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判决驳回刘X学要求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正确,可予以维持,但一审仅参照协议内容认定刘X学的直接损失,未考虑强拆造成的屋内物品损失及其他合理损失部分,赔偿金额认定事实依据不足,且混淆了补偿与赔偿的区别,应予以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四、八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维持一审赔偿判决的第二项;变更一审赔偿判决的第一项为“由上诉人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政府赔偿拆除上诉人刘X学房屋造成的各项损失35万元。”

X学申请再审称:1.《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系被胁迫签订,且协议书关于分期付款等部分约定是伪造的。根据国务院590号令第十九条及住建部(2011)77号《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十条的规定,本案应以审理时的市场价格作为赔偿的依据或参考。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再101号判决表明,违法征收和拆迁的,政府应承担全面足额的赔偿责任,计算其赔偿金额,以赔偿的时期为时间节点的市场价格作为依据进行赔偿。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不能减少申请人的利益或加重对申请人的处罚。根据“不告不理”的原则,雨湖区政府没有提出要核减申请人上述费用的诉讼请求,二审扣除按期搬迁奖、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是明显错误的。3.二审认为申请人属于当地收入中低水准的人群,据此认定申请人仅有7万元家庭财产,没有相关的事实和理由,也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进行调查。4.租房损失属于直接损失,一、二审未考虑申请人租房损失适用法律错误,应按每月1000元赔偿强拆造成的租房损失。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依法判决雨湖区政府赔偿财产损失150万元;请求依法提审改判或发回异地重审本案。

雨湖区政府答辩称:1.征收补偿协议不存在胁迫情形,且协议签订后该府按约定支付35万元,刘X学已经领取。2.刘X学陈述的屋内财产损失情况与事实不符。征收协议中已对室内空调、浴霸、防盗门、装修费用等予以折算并给予补偿,可移动的相关家电家具已由申请人搬走。房屋腾空、拆除的时候,刘X学家中物品基本搬空,有相关的公证人员参与。3.申请人提出的租赁费等其他费用不属于国家赔偿范畴。4.奖励不应当计入赔偿部分。请求驳回刘X学的再审申请。

在本院再审审查期间,刘X学向本院提交以下两组证据:1.《房屋内财产损失清单》,以证明其屋内财产损失。2.2018年1月、2月苏绍春、何伏秋与湘潭市雨湖区土地和房屋征收事务管理办公室签订的《湘潭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以证明在二审审理期间,房屋的拆迁价格达到每平7900元。2016年雨湖区房价最高为每平4000元,2018年均价是每平6000元。应当以实际成交的房屋价格作为赔偿参考依据。雨湖区政府质证认为,对第一组证据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该证据系申请人单方提供,且缺乏证据予以佐证。对第二组证据的合法性不予认可。房屋评估价格受到很多因素影响,除了房屋本身赔偿之外,还包括搬迁、奖励、附属设施等。申请人将所有的赔偿项目加在一起予以计算评估价格不合理。

雨湖区政府在庭审中提供案涉房屋被拆除时的视频,以证明案涉房屋被拆除前申请人已经搬走,并将屋内可移动物品全部搬走。刘X学质证认为,申请人直至拆除前并未从案涉房屋搬走,雨湖区政府是将刘X学家中物品搬走后才拍摄的视频。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刘X学提供的第一组证据,该清单与其在二审期间提供的清单所载内容相同,不属于新证据。对于该清单中与刘X学一审时提交的屋内物品照片可以佐证的部分,二审已经予以认可。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部分予以认可。第二组证据,两份2018年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所涉地块、房屋类型、评估价值等均与案涉房屋不具可比性,尚不足以证明二审期间当地房屋价格上涨,该证据与本案不具备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雨湖区政府提供的视频资料没有拍摄时间、地点、制作人,无法认定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对该项证据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作出生效行政判决,确认雨湖区政府拆除刘X学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各方当事人对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均无异议。鉴于案涉房屋已被雨湖区政府拆除,且不能恢复原状,对于违法强拆造成的直接损失应当依法予以赔偿。一审判决赔偿刘X学房屋各项损失281127元及银行同期存款利息,二审变更赔偿数额为35万元。本案现在的主要争议焦点问题为赔偿金额如何确定。

人民法院在审理行政赔偿案件时,确定赔偿数额时要坚持全面赔偿和公平合理的理念,既要体现对行政机关违法拆除行为的惩戒,也要确保赔偿请求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在房屋征收强制拆除的行政赔偿案件中,依照现行法律规定确定行政赔偿项目和数额时应当秉持的基本原则是,赔偿数额至少应不低于赔偿请求人依照安置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全部征收补偿权益,不能让赔偿请求人获得的赔偿数额低于依法征收可能获得的补偿数额,以体现赔偿诉讼的惩戒性和对被侵权人的关爱与体恤,最大限度地发挥国家赔偿制度在维护和救济因受到公权力不法侵害的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方面的功能与作用。此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中关于赔偿损失范围之“直接损失”的理解,不仅包括赔偿请求人因违法拆除行为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还应包括其作为被征收人所可能享有的全部房屋征收安置补偿权益,如产权调换安置房、过渡费、搬家费、奖励费以及对动产造成的直接损失等,如此才符合国家赔偿法的立法精神。具体到本案而言,对于刘X学因案涉房屋被拆除的赔偿数额的确定,应当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关于协议约定的房屋损失赔偿价值如何确定问题。《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被征收房屋价值评估时点为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对于被征收人而言,以征收决定公告之日的市场评估价格作为补偿基准,能够体现公平合理补偿原则,保证居民住房水平不因征收行为而发生显著下降。本案中,2016年10月14日,雨湖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2016年12月12日,湘潭市雨湖区土地和房屋征收事务管理办公室与刘X学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约定补偿事项包括房屋补偿、被征收房屋装饰装修、附属设施设备、选择货币补偿奖励、按期签订协议奖励、按期搬迁奖励、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共计631127元。2017年1月4日,湖南利安达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审核认定刘X学案涉房屋征收补偿金额为631127元。刘X学主张案涉征收补偿协议约定价格过低,应以审理时的市场价格作为赔偿的依据或参考。但刘X学提供的两份2018年征收补偿协议并不能证明当地的房屋价格在2018年较其签订协议时有显著上涨,故其该项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刘X学还主张该征收补偿协议系被胁迫签订,且协议中关于分期付款等部分约定是伪造的,但刘X学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亦不予采信。刘X学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具有真实性,该征收补偿协议对被征收人房屋的补偿是按照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为基准确定,足以保障刘X学房屋产权获得充分补偿。

X学另主张本案应当参照(2017)最高法行再101号判决,以赔偿决定时点有效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基准计付赔偿款。但是本院作出该判决的前提,主要是因为作出赔偿决定时点的类似房地产市场价格已经比《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补偿时点的类似房地产市场价格有了较大上涨,仅参照《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赔偿,无法让赔偿请求人有关赔偿房屋的诉讼请求得到支持。而在本案中,发布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的房屋市场价格与二审判决时的房屋市场价格并无明显的区别,因此,一、二审以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为基准日作出的被征收房屋评估价值作为房屋损失赔偿的依据,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刘X学的该项主张亦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关于二审扣除协议约定的按期搬迁奖、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是否适当的问题。《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一)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二)应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三)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第二十二条规定,因征收房屋造成搬迁的,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向被征收人支付搬迁费。涉及到国有土地上的房屋补偿,按照上述规定,依法应当给予被征收人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如前所述,在房屋征收强制拆除的赔偿案件中,计算“直接损失”时应当包括当事人因违法强拆行为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和其他必得利益。当事人在正常的征收补偿程序中依据安置补偿方案应得的利益,均应认定为其所受到的直接损失,应予赔偿。本案中,2016年12月12日,刘X学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中约定的补偿事项包括房屋补偿、被征收房屋装饰装修、附属设施设备、选择货币补偿奖励、按期签订协议奖励、按期搬迁奖励、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虽然刘X学并未按照约定搬离并腾空其房屋,但是由于雨湖区政府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协议中约定的上述项目包括按期搬迁奖励、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在内均应纳入赔偿范围,计算为直接损失。二审认为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因刘X学一直居住在案涉房屋内未按期搬迁和另行安置,上述约定费用未实际发生”,将征收补偿协议中约定的按期搬迁奖励、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不认定为直接损失,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

再次,关于刘X学房屋内物品损失的赔偿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的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的损失因客观原因无法鉴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的主张和在案证据,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生活常识等,酌情确定赔偿数额。本案中,雨湖区政府强制拆除案涉房屋时,未提供证据证明对于案涉房屋内的物品损失妥善处置并保全证据,造成目前无法准确认定刘X学屋内物品损失的具体数额,雨湖区政府应当负有相应的责任。尽管刘X学不能证明其屋内物品损失的具体情况,但对于合理的物品损失,雨湖区政府应当予以赔偿。二审遵循法律规定和证据法则,并考虑强制搬迁的具体情况,结合刘X学主张的生活用品、家具家电等财物损失的情况,酌情支持申请人损失7万元,符合本案实际,合乎情理,本院予以支持。刘X学主张其物品损失中包括翡翠手镯价值80万元,但仅提供《房屋内财产损失清单》,另外提供的翡翠手镯、翡翠吊坠截图、吊坠图片等证据均系其通过百度搜索所得,无法证明其翡翠手镯是否存在。在本院询问时,刘X学主张该翡翠手镯系祖传,并包裹在案涉房屋内的棉被里,但是刘X学对于该翡翠手镯的产地、品质等问题,无法做出清晰准确的说明。刘X学认可其房屋所在楼栋2017年春节期间绝大部分住户均已搬离腾空房屋,且其房屋被停水停电,刘X学对房屋即将面临拆除的情况是明知的。因刘X学患病,刘X学夫妇在房屋被强制拆除前大部分时间均在住院治疗,案涉房屋实际处于长期无人居住的状况。结合上述情况,刘X学称其房屋内存放有价值80万元的翡翠手镯,明显不符合常理且缺乏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刘X学还主张屋内有高电位治疗仪、健身器、健身床垫、金银贵重财物、祖传古代米缸等损失,但是亦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亦不予采信。

最后,关于刘X学主张的其他损失问题。考虑到本案存在拆除房屋前违法停水停电的情形和因征收部门只支付部分房屋补偿款,使刘X学不能及时购房导致物价上涨等因素,二审酌情确定其他损失的赔偿数额为3万元,已充分保护刘X学的合法权益,本院予以支持。申请人主张租金损失问题。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调换;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向被征收人支付临时安置费或者提供周转用房。但上述条款对于选择货币补偿方式的,则未作出相应规定。实践中,为了给出合理的时间让被征收人完成搬迁和安置,市、县级人民政府制定安置补偿方案时,一般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被征收人适当的临时安置费。本案中,刘X学选择货币补偿方式,在其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中对临时安置费已经进行了明确约定,该临时安置费可以满足刘X学搬迁和安置的需要。刘X学仍主张租金损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X学因雨湖区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造成的损失包括:协议约定的补偿金额631127元+屋内物品损失7万元+其他损失3万元,扣除征收部门已经支付的35万元,共计381127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及时履行赔偿义务。雨湖区政府违法强制拆除案涉房屋后,理应及时履行赔偿义务,尽快支付违法损害赔偿金,以使赔偿金的孳息尽早归于受害人,尽可能减少受害人的损失。若违法损害赔偿金不计付利息,则会使受害人的直接损失无法得到全部赔偿,甚至可能促使加害人拖延履行赔偿义务。故本院认为,未及时支付赔偿金所产生的利息亦属于直接损失的范围,应予赔偿。一审判决虽然对赔偿数额的计算存在错误,但是对赔偿款计付利息的判项并无不当;二审判决未对赔偿款计付利息,亦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雨湖区政府于2017年6月15日强制拆除案涉房屋,应当以381127元赔偿金为基数,以2017年6月15日为起始时间计算银行利息,利息以作出生效赔偿判决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人民币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基准利率计算,不计算复利。

综上,刘X学的部分申请再审理由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均应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三项、第三十六条第八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湘行赔终XX号行政赔偿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湘行赔终XX号行政赔偿判决第二项;

三、由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赔偿拆除刘X学房屋造成的各项损失381127元及利息(利息计算方法:以381127元为基数,从2017年6月15日起计算至赔偿款实际支付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一年期同类存款基准利率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长 熊俊勇

员 龚 斌

员 刘艾涛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 牛延佳

员 李 京

(来源:鲁法行谈)

(采晴整理)


相关新闻 / News More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有关规定,征收国有土地上的房屋首先要制定征收补偿方案、作出征收决定,其次是签订补偿协议或者作出征收补偿决定,予以补偿。补偿是房屋征收过程中的主要步骤之一,是关系被征收人核心利益的重要环节。如果在依法给予被征收人补偿之前,房屋被征收机关违法强制拆除,按照《国家赔偿法》第四条关于'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财产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三)违法征收、征用财产的…'的规定,产生国家赔偿责任。原本需要给予被征收人补偿的房屋及相关财产的价值转化为违法强制拆除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被征收人作为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国家赔偿。由于赔偿与补偿指向的客体基本相同,这种赔偿的范围、标准和方式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执行外,还可以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具体规定。此外,为了防止征收机关'以赔代补'、恶意违法强拆行为的发生,赔偿的金额原则上不能低于补偿的数额。因强拆引起的行政赔偿诉讼中,如果审理法院未对原告主张的客观存在的被拆建筑物价值损失应当按照什么标准计算、数额应是多少没有依法予以认定并体现在赔偿数额中,属于遗漏诉讼请求;如果审理法院未对原告主张的建筑物附属物和固定资产损失的赔偿请求作出相应裁判,属于遗漏诉讼请求。【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7)最高法行申7XXX号本院认为,本案是因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过程中,征收机关违法强制拆除被征收房屋引发的行政赔偿案件。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有关规定,征收国有土地上的房屋首先要制定征收补偿方案、作出征收决定,其次是签订补偿协议或者作出征收补偿决定,予以补偿。补偿是房屋征收过程中的主要步骤之一,是关系被征收人核心利益的重要环节。如果在依法给予被征收人补偿之前,房屋被征收机关违法强制拆除,按照《中...
  • 点击次数: 0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行政诉讼中的起诉期限不同于民事诉讼中的诉讼时效,是法律设定的起诉条件之一,解决的是行政起诉能否进入司法实体审查的问题。行政行为具有公定力,行政行为作出后除了关系到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还影响到社会公众对行政机关的信赖利益。如果允许当事人超过起诉期限提起行政诉讼,则会使行政行为一直处于效力不明的状态,面临随时可能被撤销或变更的可能。一旦行政行为被撤销或变更,行政相对人、利害关系人、相关行政机关的权利义务都随之发生变化不确定,导致社会成本提高,行政机关的社会公信力降低。法律规定起诉期限的目的,就是督促当事人及时提起诉讼,尽早解决行政纠纷,使社会关系达到稳定的状态。因此,即使当事人未提出有关起诉期限问题的抗辩,人民法院也应主动进行审查,并据以判断是否立案或继续审理。对于行政诉讼起诉期限应当作为起诉条件进行审查,司法解释的制度安排在行政诉讼法修改前后并未发生变化,即对于行政起诉期限的审查应当贯穿于立案受理和审理阶段,在立案受理阶段发现应当裁定不予立案,如果进入审理阶段则应裁定驳回起诉。而且目前的行政诉讼法律及司法解释中均没有关于法院对行政起诉期限不应主动审查的规定。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三款规定,被告认为原告起诉超过法定期限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但该条规定仅是对举证责任的分配,即当被告在诉讼中提出原告超过起诉期限的抗辩理由时,应当提交证据对其主张予以证明,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但是,从该条规定无法得出法院不能主动审查起诉期限的结论。【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7)最高法行再X号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了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的四项条件,即具有原告资格、明确的被告、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但是,根据行政诉讼法及司法解释的规定...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当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了在行政审判实践中确立原告资格的认定标准,即“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修改后的《中国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亦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有利害关系”这一标准为认定行政诉讼的原告提供了较为合理的依据和尺度,而这一规定确定的原告资格有以下两方面要件:一是必须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二是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根据公司法相关原理,公司和股东人格互相独立。公司具有独立的人格,公司独立于公司股东而存在,公司股东原则上不能代表公司。一般情况下,公司股东既不属于行政诉讼法规定的一般意义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也与行政行为不具有利害关系,且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亦未赋予公司股东具有行政诉讼法上的原告主体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赋予了股东维护公司利益的起诉权,规定了股东可以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及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条件和程序。股东代表诉讼是指当公司的合法权益受到他人不法侵害而公司却拒绝或者怠于通过诉讼手段追究有关侵权人的责任时,具有法定资格的股东为了公司利益而依据法定程序,以自己的名义代表公司对侵权人提起诉讼,追究其法律责任,所获赔偿归于公司的一种法律制度。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条件如下:第一,股东需符合法律规定要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股东资格未作限制,而对股份有限公司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股东资格则要求是连续18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以上股份的股东。第二,股东必须在诉前用尽公司内部救济。即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给公司造成损失的,股东可书面请求监事会或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董事...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政府在旧城改造过程中,为实现公共利益和行政管理目标,以委托国有公司“收购”来代替应当依法进行的“征收”。虽然该项收购协议名义上的签订主体是国有公司,但此种收购本身属于政府征收职能的委托,并服务和服从于旧城改造这一公共利益需要,因而此种收购协议也即具有了行政协议的属性。将该类行为纳入行政诉讼审查范畴,有利于加强对地方政府行为的监督,防止行政机关滥用“收购”代替征收,规避司法审查监督。建立在平等、自愿基础上的收购协议,因其在一定层面上有利于提高旧城改造效率,并有助于通过提高收购价格来对房屋所有权人给予更加充分的补偿安置,具有现实合理性和可行性,因而不宜完全否定此种“收购”模式的合法性。且不论市、县级人民政府委托国有公司还是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实施收购并签订收购协议,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因履行协议发生的纠纷,并非都需以地方人民政府为被告;但在此过程中实施的违法强制拆除行为的法律责任则仍应由行政主体承担,且市、县级人民政府或者其委托的国有公司、征收办等部门在实施收购过程中,必须坚持平等、自愿、等价、有偿原则,与房屋所有权人签订相关收购协议,对房屋所有权人进行不低于市场评估价格的公平合理补偿安置。收购主体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等规定的以欺诈、胁迫等手段签订收购协议情形的,人民法院可确认收购协议无效。【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8)最高法行申2XXX号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关于收购行为的性质认定与救济途径问题;二、拆除他人房屋时未能保障汪XX房屋正常使用条件是否构成侵权问题;三、收购与拆除等先行行为是否形成龙游县政府依法征收补偿的附随义务问题。一、关于收购行为的性质认定与救济途径问题根据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可以看出本案“征购”纠纷,并非因行政机关或者国有公司收购个别房屋引发,而系龙游县政府在旧城改造过程中,为实现...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点】由于确认行政行为无效与撤销行政行为或者确认行政行为违法一样,都是基于对被诉行政行为合法性的审查,因此的确存在一种可转换的关系。正因如此,本院在(2016)最高法行申2720号行政裁定书中曾经指出:”实践中,真正的无效确认之诉,主要出现于辅助请求中,或者它是遵照法院的释明采取的一种转换形式。换句话说,即使原告的请求仅是撤销,法院经审理认为达到自始无效的程度,也会判决确认无效;反之,如果原告请求的是确认无效,法院经审理认为仅仅属于一般违法,也会转而作出撤销判决。因此,无论原告的诉讼请求是确认无效,还是请求撤销(或确认违法),法院通常都会对是否违法以及违法的程度作出全面的审查和评价。”嗣后于2018年2月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四条对此进行了明确,该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请求撤销行政行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行政行为无效的,确应当作出认无效的判决。”第二款中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请求确认行政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审查认为行政行为不属于无效情形,经释明,原告请求撤销行政行为的,应当继续审理并依法作出相应判决。”不过,在行政行为虽然存在一定程度的违法但并未达到”重大且明显违法”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也不是一概会转而作出撤销判决或者确认违法判决,其前提必须是在其提起确认无效之诉时尚没有超过撤销之诉的法定起诉期限。否则,提起确认无效之诉就会成为规避撤销之诉起诉期限的”武器”。【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8)最高法行申4XXX号本院认为:再审申请人杨XX提起本案诉讼,是请求确认再审被申请人利川市人民政府、利川市国土资源局组织实施征地行为无效。一审法院认为,利川市人民政府、利川市国土资源局具有征收土地的主体资格,且有依据,虽然在征收土地行为中有瑕疵,但尚未达到重大且明显违...
  • 点击次数: 0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四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过程中,房屋征收补偿方案是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补偿决定的重要依据。但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并非针对单个权利主体,而是针对所有被征收人作出的征收补偿标准和方式。对单个权利主体的权益产生实质影响的是其后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并且在被征收人对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对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审查时,也将一并对征收补偿方案的合法性进行审查。换言之,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的效力已被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所吸收,被征收人完全可以通过起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是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前置阶段性行为,属行政程序尚未终结的不成熟的行政行为,并不单独对外产生效力。人民法院单独对补偿方案进行审查,也不符合诉讼经济、便利的原则。【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8)最高法行申1XXX号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系丛台区政府作出的《邯郸市串城文化旅游步行街项目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及邯郸市政府作出的邯政复决[2013]2X号行政复议决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被征收人对市、县人民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该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在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或者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的,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的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补偿决定应当公平,包括本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有关补偿协议的事项。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可见,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过程中,房屋征收补偿方案是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征收补偿的对象通常应当是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但涉及经营性房屋被征收等情形,因征收可能对承租人造成房屋装修、搬迁费用及停产停业损失等,该损失与房屋征收及补偿行为之间存在行政诉讼法上的利害关系,承租人有权要求征收人给予补偿。【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8)最高法行申5XXX号本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应当满足诸多的法定条件,与被诉行政行为之间具有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即是其中之一,否则人民法院可依法裁定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再审申请人XXX公司的原审诉求为判令亭湖区政府及第三人盐城工学院、亭湖区城投公司对其企业搬迁、停产停业损失予以合理补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以下称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第十七条规定,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被征收房屋价值,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及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根据上述规定,征收补偿的对象通常应当是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但涉及经营性房屋被征收等情形,因征收可能对承租人造成房屋装修、搬迁费用及停产停业损失等,该损失与房屋征收及补偿行为之间存在行政诉讼法上的利害关系,承租人有权要求征收人给予补偿。本案中,XXX公司申请再审称,一是其与盐城工学院之间的租赁协议至今有效;二是其所租厂房在2012年7月下旬起被强制停水停电,被迫停产停业至今,并于2016年12月份,在未获得补偿的情况下,本案第三人亭湖区城投公司对其所租厂房实施了强制拆除等,致使无法恢复生产经营。为此,XXX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其与本案第三人盐城工学院于2008年6月29日签订的租赁协议书等证据材料,其中该租赁协议书第二条约定“租赁期限:从2008年7月起至甲方(盐城工学院)通知乙方(XXX公司)解除协议之日止。”第六条...
  • 点击次数: 2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当事人根据行政机关所作答复函的错误指引提起民事诉讼的,自起诉之日至人民法院作出终审民事裁定驳回起诉之日,属于非因当事人自身原因造成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被耽误的情形,应当予以扣除。但是,当事人在法定扣除起诉期限的事由终止后,自我放弃行使行政诉讼救济权利,单方向有关部门申诉信访,因申诉信访耽误的期间,没有可保护的信赖利益,不属于应予扣除起诉期限的情形。【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7)最高法行申2XXX号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规定:“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起诉讼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本案中,韦XX于2009年11月26日从南丹县林业局取得《答复函》,该《答复函》告知韦XX可以提起民事诉讼。韦XX于2010年3月12日向南丹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直至南丹县人民法院于2010年3月17日作出(2010)丹民初字第224号民事裁定的期间,并非由于韦XX本人的原因造成,应当予以扣除。但是,其后韦XX并未提起行政诉讼,而是通过信访要求解决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中“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应予扣除的规定,是指基于地震、洪水等客观因素耽误的期间,或者基于对相关国家机关的信赖,等待其就相关争议事项进行处理的期间等不属...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虽然一行为一诉是行政诉讼立案受理的基本原则,但是并非强制性规定,司法实践中亦不排除在同一诉讼中审理多个行政行为,行政诉讼法也规定了合并审理制度。如果当事人同时对同一行政机关作出的具有关联性的数个行政行为提起诉讼,要求一并审理,人民法院作为一个案件予以受理,可以减少当事人的诉累,以达到实质性解决纠纷的目的,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是,是否一并审理属于人民法院的裁量权,如果人民法院认为当事人所诉的数个行为是由不同的主体作出,或者一个主体作出的数个行为之间不具有关联性,或者存在其他不宜一并审理的情况,则可以不予一并审理。在立案阶段人民法院应当对当事人给予指导和释明,要求其调整诉讼请求,指引当事人分别提起诉讼。如果已经立案,则人民法院应向当事人释明并要求其明确其中一项诉讼请求后,对该项诉讼请求继续审理;如果当事人坚持不明确其诉讼请求,则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行政诉权是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提供司法保护或者帮助的权利,对于诉权的保障即包含对当事人起诉权的保障,也包含对当事人诉讼请求的选择权的保障。当事人行使诉权必须在遵守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依照法定的程序和起诉条件来行使行政诉权,但如何行使诉权、包括选择和固定诉讼请求则是属于当事人的权利,人民法院不能代为行使。【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7)最高法行申2XXX号本院经审查认为,虽然一行为一诉是行政诉讼立案受理的基本原则,但是并非强制性规定,司法实践中亦不排除在同一诉讼中审理多个行政行为,行政诉讼法也规定了合并审理制度。如果当事人同时对同一行政机关作出的具有关联性的数个行政行为提起诉讼,要求一并审理,人民法院作为一个案件予以受理,可以减少当事人的诉累,以达到实质性解决纠纷的目的,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是,是否一...
  • 点击次数: 1
    2019 - 03 - 18
    【裁判要旨】行政机关不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法定联责的行为,属于可诉的行政行为。但是,提起诉讼时,起诉人应当提供证据初步证明其享有相应的合法权益、行政机关具有相应的法定职责义务。不能初步证明的,起诉缺乏事实根据,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裁判文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7)最高法行申6XXX号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提起行政诉讼,要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行政机关不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法定职责的行为可诉,应当同时具备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具有合法的、值得法律保护的权益;二是行政机关依照法律规定、行政协议约定或者先前行为产生的附随义务等,具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职责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提起不履行法定职责诉讼,起诉人应当提供证据初步证明其享有相应的合法权益,行政机关具有相应的法定职责义务。不能初步证明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本案中,刘XX等48人主张华安公司应当支付其资产股受益款15420000元。但是,即便作为公司股东,是否能够实现分红的权利,也要根据公司的盈利情况,由股东大会决议是否分红以及分红的具体形式和数额。股东的收益与公司的经营风险、盈利状况直接相关联,并非只要是股东就必然会有收益。刘XX等48人以享有华安公司资产股为由,主张华安公司应当向其支付资产股受益款15420000元,其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同时,刘XX等48人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并未提供证据初步证明,根据法律、法规、规章规定,或者行政协...
分享到:
X
2

MSN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免费电话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6

二维码管理

5

律师热线

  • 400-150-9288
  • 010-5318-6190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