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318-6190、400-150-9288
老百姓放心的法律服务平台 Legal Service Platform for Ordinary People

离婚后,妇女能否继续承包土地

日期: 2018-05-19
浏览次数: 5

 原告:符运金,女,37岁,农民。

    原告符敏敏,女,7岁,系符运金之女,由符运金作其法定代理人。

    被告:新田县骥村镇李家山村11组。

    原告符运金离婚后,于1993年11月经人介绍,带其女符敏敏与骥村镇李家山村11组村民刘福民结婚。此后在1994年9月实行土地延长承包期限时,原告符运金、符敏敏和刘福民父子俩,共四人承包了被告李家山村11组在一百八长塘的水面0.8亩,同皮洞葡萄园的水田1.63亩、窝凼古地旱地0.21亩。根据发包方李家山村委会、李家山第11组与承包方刘福民户签订的集体土地承包合同,骥村镇人民政府向该户填发了《集体土地承包经营证》,其经营权受国家保护。

    1995年2月,原告符运金与刘福民离婚。离婚时双方协议,同皮洞葡萄园的1.63亩水田由符运金母女负责耕种并承担农业税务;长塘的水面0.8亩和窝凼古地旱地由刘福民父子负责承包经营。此后,原告符运金因外出作生意,其承包经营的1.63亩水田,由其妹夫周英杰代耕。

    1997年5月8日,被告的代表人以收回外出人员的责任田为由召集本组人员,将原告以插好秧的1.63亩水田中的秧苗,赶牛用耙耙掉。原告据此向新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称:被告李家山村11组侵犯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耙掉其耕种的1.63亩水田上的秧苗,造成1200斤的稻谷损失,要求被告赔偿。

    被告李家山村11组答辩称:原告符运金已与我组村民刘福民离婚,现又不在我组居住。刘福民将我组的地送给原告,我们坚决不同意,一定要收回。我们是将自己地里的秧苗耙掉,不构成侵权,没有赔偿责任。

    审判新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被告损毁秧苗的行为造成减产可达300余斤,价值可定为200元。该院认为:原告符运金、符敏敏在1994年9月的延长耕地承包期限中,作为李家山村11组的合法人口承包耕地。按符运金与刘福民离婚时双方的协议,在同皮洞葡萄园的1.63亩水田,由符运金母女负责耕种,及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被告不能收回。

    被告将原告的1.63亩秧苗毁损,侵犯了原告的承包经营权,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妇女离婚后,其责任田应受到保障,在1994年9月刘福民与李家山村委员会、李家山村11组签订的集体土地承包合同未变时,应允许原告继续承包离婚时所分得的责任田。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条、第五十条之规定,该院于1997年7月17日判决如下:

    一、在原告符运金未再婚前或者1993年9月刘福民与骥村镇李家山村委会、李家山村11组签订的集体土地承包经营合同未变时,准许原告符运金、符敏敏继续耕种李家山村11组在同皮洞葡萄园的1.63亩水田。

    二、由被告李家山村11组赔偿原告符运金、符敏敏秧苗损失费200元。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表示服判,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一、被告无权收回原告耕种的责任田。我国《村民组织法(试行)》第四条规定:"村民委员会依照法律规定管理本村属于村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民法通则》第二十八条规定:"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村民委员会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具有独立的民事主体资格,对属于本村所有的土地,具有发包、调整的权利。

    村民小组是村民委员会下的一级组织,因有归其所有的集体土地,也具有独立的民事主体资格,有权发包、调整土地。本案符运金与刘福民离婚后,其土地承包经营权在未依法定程序变更之前,仍受法律保护。被告李家山村11组在未依法收回符运金承包经营的土地之前,以符运金与其组民已离婚为理由,强行耙掉符运金责任田中的秧苗的行为,属侵权行为,对造成原告的损失,理应赔偿。

    二、近几年来,我们在审理案件中,发现一些垄断妇女离婚后失去了责任田。出现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

    (1)群众对责任田的权属认识不清,把责任田当做私人财产,当事人离婚后擅自分割责任田,因女方要脱离男方家庭,而责任田又属"不动产",男方乘机强占女方责任田;

    (2)农村基层组织的干部受封建陋习和民间陈规观念的影响,认为嫁进来的妇女,离婚后是外地人,不能分得当地的责任田,因而违反政策收回离婚妇女的责任田。法院通过正确及时处理此类纠纷案件,依法保护了离婚妇女的合法权益,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受到当地党委、人大、政府等部门的好评,在群众中影响很好。


相关新闻 / News More
  • 点击次数: 8
    2018 - 05 - 19
    土地,延续着我们民族的血脉和家国情怀。顺承这样一种文化路径,乡土语境中的农村土地流转,关乎农民切身利益、农村社会稳定和农业转型升级,也备受中央和社会各界关注。  诗人艾青曾写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土地,延续着我们民族的血脉和家国情怀。顺承这样一种文化路径,乡土语境中的农村土地流转,关乎农民切身利益、农村社会稳定和农业转型升级,也备受中央和社会各界关注。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结构转型加快、农村社会及利益格局发生深刻变化,农村土地流转纠纷呈多发趋势,其中历史问题与现实利益交织、政策驱动与违规操作糅合,亟待进一步破题。  作者|李鹏飞  来源|人民法院报  纠葛历尽波折终化解  “1992年,原告因为土地收益低还要交农业税不肯耕种土地,被告村委会与他签订了协议,约定原告3亩地的使用权归被告所有,随后被告将该土地连同其他村民的承包地出租给液化气站使用。”从仲裁一直到法院二审3轮纠纷化解,被告上海市浦东新区先进村委会都一再这样强调。  被告所说的协议,由其与原告顾某签订。当时被告支付原告补偿款5468.4元,之后陆续支付各项费用到2009年1月。  “这份协议具有鲜明的历史特点。上世纪90年代初农村土地流转不规范,双方的协议连每年的流转费用都没有明确约定;甚至合同名称也使用了‘征用土地协议’的字样。”该案一审承办法官金宇杰指出。  2009年起,被告将包括原告土地在内的3300平方米土地重新与百斯特能源发展公司(原液化气站)签订租赁合同,租金每年1.65万元。期间,原告与被告协商增加流转费未果,于2013年9月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当年11月,仲裁裁决原告具有1999年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并由被告支付原告2009年至2013年3亩土地流转费1.5万余元。  2013年12月,因仲裁委员会支持的流转费与自己的主张相差十多倍,顾某诉至法院,要求...
  • 点击次数: 4
    2018 - 05 - 19
    现年58岁的祁某系该县某村农民。1999年1月,以祁某为户主的一家4口承包了本村6亩家庭承包地,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2003年12月,祁某女儿小红结婚嫁到外村,由于该村所留机动地紧张,致其在夫家始终未取得家庭承包地。2004年7月,祁某所在村委会依据自定的村规民约,抽回了祁某女儿 1.5亩承包地,作为家庭承包地补给本村村民魏某经营管理。后来,祁某认识到村委会收地的行为违法,多次要求村委返还却遭拒绝。    去年9月,祁某以侵害其承包地使用权为由,将该村委会及村民魏某告上法庭,请求判令二被告归还1.5亩承包地的使用权并赔偿两年的承包经营损失3200元。     被告村委会辩称,村规民约是村委与全体村民集体约定的,属双方自愿行为。据此在祁女婚迁后抽地是沿习传统做法,村里多年来抽、补土地都是这样办的,符合群众利益和村情民意,村委并未侵权,故拒绝赔偿。     经审理查明,1999年在第二轮土地延包时,被告村委在本村形成如下不成文约定:在每年6月30日前出生、迁入的均可分得承包地;在6月30日前婚迁或亡故的都将承包地收回,用于在人地发生矛盾时补地。祁某与村委认定,被收回的1.5亩地两年纯收入约为1350元。 法院认为,祁某作为本村农民与村委会签订的土地家庭承包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及党的有关政策,并经县政府确权,为有效合同,合同双方应严格履行。承包期内,祁某依法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发包方未经法定程序及法定理由不得收回。被告村委以祁某女儿婚嫁外村为由收地的行为,既无法定事由亦违反法律规定,应当返还。但由于该承包地已承包给魏某,由村委会返还已不可能,应由魏某返还。村委会违法收地给祁某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给予赔偿。具体赔偿数额可据双方对农作物纯收入的认可数并...
  • 点击次数: 7
    2018 - 05 - 19
    原告:江西省余干县梅港乡梅港村委会镇山第三村民小组。    被告:江西省余干县梅港乡梅港村民委员会。    1992年11月,余干县梅港粮管所经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征用梅港村委会下属的镇山第四村民小组、虞家村民小组和镇山第三村民小组在湖家边的土地建粮食仓库,总面积16666平方米,其中征用镇山第三村民小组土地面积8591。4平方米。    上述被征土地的所有权分属各该村民小组所有。1974年,梅港村委会曾利用该地兴办园艺场栽种桔树,由村委会负责经营,利润按比例与三个村民小组分成。1991年因特大寒灾,园艺场种的桔树全部被冻死,仅存少量的桃树和其他果树。    1992年12月15日,梅港村委会代表该三个村民小组与梅港粮管所签订了《土地征用协议》。协议规定,征用土地的补偿费为每平方米2。85元(含土地附着物补偿费),共计47478。10元。梅港粮管所征地付款后,梅港村委会扣除附着物补偿费用及其他开支,剩余37500元土地补偿费,梅港村委会即以曾经营被征土地多年和在征地过程中做了许多工作为由,要求与村民小组“六四”分成剩余的土地征用补偿费。    镇山第四村民小组和虞家村民小组对此没有异议,领取了按此意见应得的补偿费。镇山第三村民小组则认为,本组被征土地面积大,分成比例不合理,没有同意。后经有关部门多次协调无效,镇山第三村民小组遂于1995年6月25日向余干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梅港村委会在作扣除后全额退还其8591。4平方米土地的征用补偿费19350元。    梅港村委会答辩称:梅港粮管所征用建粮库的湖家边山地,属村委会多年经营、管理的园艺...
  • 点击次数: 5
    2018 - 05 - 19
    原告:符运金,女,37岁,农民。    原告符敏敏,女,7岁,系符运金之女,由符运金作其法定代理人。    被告:新田县骥村镇李家山村11组。    原告符运金离婚后,于1993年11月经人介绍,带其女符敏敏与骥村镇李家山村11组村民刘福民结婚。此后在1994年9月实行土地延长承包期限时,原告符运金、符敏敏和刘福民父子俩,共四人承包了被告李家山村11组在一百八长塘的水面0.8亩,同皮洞葡萄园的水田1.63亩、窝凼古地旱地0.21亩。根据发包方李家山村委会、李家山第11组与承包方刘福民户签订的集体土地承包合同,骥村镇人民政府向该户填发了《集体土地承包经营证》,其经营权受国家保护。    1995年2月,原告符运金与刘福民离婚。离婚时双方协议,同皮洞葡萄园的1.63亩水田由符运金母女负责耕种并承担农业税务;长塘的水面0.8亩和窝凼古地旱地由刘福民父子负责承包经营。此后,原告符运金因外出作生意,其承包经营的1.63亩水田,由其妹夫周英杰代耕。    1997年5月8日,被告的代表人以收回外出人员的责任田为由召集本组人员,将原告以插好秧的1.63亩水田中的秧苗,赶牛用耙耙掉。原告据此向新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称:被告李家山村11组侵犯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耙掉其耕种的1.63亩水田上的秧苗,造成1200斤的稻谷损失,要求被告赔偿。    被告李家山村11组答辩称:原告符运金已与我组村民刘福民离婚,现又不在我组居住。刘福民将我组的地送给原告,我们坚决不同意,一定要收回。我们是将自己地里的秧苗耙掉,不构成侵权,没有赔偿责任。    审判新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被告损毁秧苗的行为造...
分享到:
X
2

MSN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免费电话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6

二维码管理

5

律师热线

  • 400-150-9288
  • 010-5318-6190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