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318-6190、400-150-9288
老百姓放心的法律服务平台 Legal Service Platform for Ordinary People

民告官待揭开征地谜局

日期: 2016-05-17
浏览次数: 12

民告官待揭开征地谜局,万典律师接受采访

  发布时间:2016-05-17 15:00:31 点击数:375
导读:本刊记者/赵晓秋特约撰稿人/高明镜  2016年3月10日,在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一起由洲头村村民状告温溪镇人民政府要求公开相关征地协议内容的行政诉讼案在此开庭审理。开庭时,原告洲头村村民代表、63岁的林松里没

本刊记者/赵晓秋 特约撰稿人/高明镜

民告官待揭开征地谜局

 

  2016310日,在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一起由洲头村村民状告温溪镇人民政府要求公开相关征地协议内容的行政诉讼案在此开庭审理。开庭时,原告洲头村村民代表、63岁的林松里没聘请律师,独自代表村民面对坐在被告席上的温溪镇人民政府副镇长和律师。

 

  土地被征村民却没见到征地协议

  “九山半水半分田”是浙江省青田县的真实写照。因为土地资源有限,青田县素有“中国房价第一县”之称。其下辖的温溪镇坐落在青田县城东部,是青田中心城区重要部分,被称为“浙南明珠”。温溪镇洲头村是一个南傍瓯江、有2500人的自然村。该村过去拥有600(40万平方米)土地,被列入温溪镇保护区的三熟(两稻一麦)基本农田。但现在,村里基本农田仅存450余亩(30万平方米),人均不足0.2(133平方米)

 

  这场诉讼缘起一起位于该村东南部靠近瓯江处面积为156(10.4万平方米)、被洲头村村民称为“外滩”的土地征用事件。土地征用是关系每位村民切身利益的大事,但村民对征地情况却一无所知,只是从该村一名村委会委员处听说温溪镇镇政府与洲头村村委会于20131118日签署了一份《洲头村土地政策处理补偿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

 

 

青田县温溪镇洲头村法律维权村民代表合影

 

  这份协议书受到林松里、朱云华、陈祖建、陈少通、徐柏翠、朱少华等村民的质疑。他们认为这份协议书的产生存在诸多问题:一是土地征用程序不透明,涉嫌存在少批多占、先占后征、没张榜公示等情况。二是协议书的盖章时间蹊跷。镇政府与村委会于20131118日签署了协议书,当时洲头村正在进行村党支部和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村两委所有的公章已于当年1112日上交给镇政府暂存。直到201413日,原村委会主任徐珍波经历两轮投票再次当选洲头村村委会主任后才拿回公章。在该时间段,公章根本不在村委会,该村村委会主任一职也空置,怎么会与镇政府签协议并盖章呢?三是这么重大的事情不仅村民不知道,而且在三名村委会委员中,除了主任徐珍波外,另两名村委会委员也不知情。上述村民还表示,他们已经得知有参与签字的部分村民是村委会工作人员的亲戚且有部分村民因接受了好处或承受某些压力而签字,甚至有代表在空白纸张上签字的情况。

 

  20131121日,在村民表示强烈不满的压力之下,洲头村村委会在村里贴出一张告示《洲头外滩(靠高速公路内侧)集体土地政策处理情况公示》:“洲头高速公路内侧的集体土地(红线内)156亩。经镇、村两级积极向县里争取,由原来三类片区的补偿标准以二类片区土地补偿标准进行补偿。土地补偿款、青苗补偿款及其他附着物补偿款共计人民币6920581元……”这份告示下面盖着洲头村村委会的公章。

 

  约占村里1/4156亩土地被征走,就凭村委会这一纸告示就行了吗?有没有合法征用程序?为了弄清这份协议书和相关征地文件,村民代表多次找村委会了解情况,却得不到相关信息;他们找温溪镇政府,也了解不到有关情况;后来,他们又去青田县信访局、国土资源局等部门反映问题,也没得到答复。

 

  村民代表诉镇政府公开相关征地协议

  2015129日,村民代表林松里一纸诉状将温溪镇政府告上法庭,要求法院确认温溪镇镇政府至今不向原告公开《土地征地协议书》内容的行为违法;判决被告对原告申请的信息公开内容予以答复。

 

 

青田县温溪镇人民政府

 

  在庭审中,林松里称,温溪镇镇政府和洲头村村委会签订了洲头村一块面积156亩土地的征地协议书。该土地权属为洲头村集体经济组织,他作为洲头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涉案土地被征用,事关他的切身利益。因此,他于2015119日向温溪镇镇政府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被告以书面形式公开征地协议书。温溪镇政府在收到林松里递交的申请书后,应在规定的工作日内进行答复,现逾期未作答复,不符合行政法规的规定,遂诉至法院。

 

  对此,温溪镇政府答辩称,根据法律有关土地征收的规定,乡镇人民政府不具备土地征收的职能,原告要求其公开《土地征用协议书》,属于告错了“对象”。此外,温溪镇镇政府从未与洲头村村委会签订过所谓的《土地征用协议书》,所以也无法向原告公开。而按照原告的要求,这份所谓的《土地征用协议书》在村民委员会就持有,其作为该村村民,完全可以要求村委会予以公开,无须要求镇政府或者职能部门予以公开。

 

  最后,温溪镇政府还辩称:“原告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乡镇人民政府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结果。庭审结束后,记者与参与应诉的被告温溪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华及代理人浙江潘源律师事务所项礼律师联系采访事宜,项礼以“不能泄密”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温溪镇镇政府与村委会签订征地协议合法吗?对村民的疑问,记者采访了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卫洲律师。王卫洲表示,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应当由国务院批准,并由市、县政府发布公告组织实施;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超过权限征收占用土地的,批准文件无效,其征占行为属于非法行为,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应当责令其退还土地。乡镇级人民政府如未经批准签订的征地协议明显是无效的,也是违法的。

 

  此外,王卫洲还指出,《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和《征收土地公告办法》规定,市县政府和县级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在被征地村组公布《征收土地方案》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未发布公告的,被征地农民有权要求公告并拒绝办理征地补偿登记和安置手续。依据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制定过程应当征求公众意见,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后,征地补偿各项费用应当三个月内全额到位。

 

  一笔被转出的村集体土地出让金

 

庭审后,参加行政诉讼的洲头村民代表在莲都区人民法院门口合影

 

  近几年来,属于洲头村集体组织所有的土地被多次征用。但据村民表示,他们并没得到应有的补偿,生活愈加困难。

 

  据林松里介绍,2002年,青田县侨乡经济开发区成立的时候,征用了洲头村80多亩(5.3万平方米)土地,后来又返还给村里3(0.2万平方米)土地作为建设用地,以便村里搞商品房开发建设。

 

  温溪镇镇政府在以温政(2013)84号文件的形式向青田县人民政府发出的《温溪镇人民政府关于温溪镇温中街与横溪东路交叉口地块开发建设的请示》中提到:“经洲头村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同意将温中街与横溪东路交叉口的洲头村留用地由县国土资源局收储并公开出让开发,要求县政府同意该土地出让金的收益部分按留用地政策返还给洲头村用于村基础设施建设。”

 

  后来,村民发现该宗土地的814.9万元土地出让金被转到洲头村村委会账户后的次日就被转至青田铭洲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洲置业公司)的账户内。

 

  据村民徐柏翠、林松里、朱少华介绍及其提供的铭洲置业公司基本情况显示,邹少敏是公司副董事长,徐珍波是公司董事,而身为法人和主要投资人的李高飞是洲头村某村民亲戚家的孩子,一名还在读书的学生。对此,村民曾向青田县人民检察院进行过举报。

 

  2015430日,青田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作出回复称:“据洲头村2011810日村民代表大会会议记录及洲头村村委会与铭洲置业公司于2011819日签订的《村留用地合作开发项目协议书》,证实洲头村留用地项目开发,建造六层半以下房屋的第一、二、三层产权归村集体所有;超过六层半房屋,每增加一层,铭洲置业公司给村集体62万元人民币,其他一切收益及村留用地挂牌以后,政府返还的土地出让金归属铭洲置业公司。现根据洲头村村委银行账户明细显示,温溪镇政府于2014123日将814.9万元的土地出让金转至洲头村村委账户内。次日,洲头村村委将上述814.9万元转至铭洲置业公司账户内。”

 

  后来,村民再次向青田县人民检察院询问该事件情况时,检察院表示已经把举报材料转到青田县纪委,县纪委又把材料转到温溪镇纪委。村民多次询问镇纪委书记叶长青该事件的调查情况,叶书记说还在调查中。

 

  2015119日,在向温溪镇政府递交要求公开外滩土地征用协议的同时,村民代表林松里还向温溪镇政府递交了另一份申请,要求公开“洲头村村委会与铭洲置业公司签订的有关协议”。而这项申请也没有得到应允公开。

 

  2016310日,记者来到温溪镇政府采访,副镇长陈海华让记者联系担任镇社会事务办副主任、纪委委员、驻洲头村干部郑伟峰。记者与郑伟峰副主任取得联系,郑伟峰副主任表示自己在外出差,无法接受采访,并告知记者他并不清楚该村的具体事情。因洲头村原村支书和村主任都因涉嫌受贿罪被刑拘,后经过辗转联系,曾担任温溪镇洲头村会计、现任洲头村日常事务小组组长的陈乾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对于土地出让金转至铭洲置业有限公司一事,陈乾兴表示,该事经过了村民代表会议的讨论,且土地出让金是作为建设资金转给铭洲置业公司的,“这样,将来完工的这栋18+1层的房屋的第一、二、三层都归洲头村所有。村里拿到房屋并将其出租可以换取‘长流水’的租金后,再用之于村民福利,不是更好吗?

 

  记者问:“洲头村村委会与青田铭洲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有关协议能否看看?”陈乾兴回复说,早在洲头村村支书和村主任出事时,温溪镇纪委就曾经来人,把所有的材料要走了。

 

  对于陈乾兴的回复,投诉村民表示部分土地出让金是青田县政府答应留给村里的,而出让土地后盖楼返还部分房屋则是当初与房地产开发公司协议好的,与上述土地出让金无关。对此,让村民林松里、徐柏翠、朱少华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温溪镇镇政府为什么不接受村民申请?为什么不公开洲头村村委会与铭洲置业公司签订的相关协议?这毕竟是事关每位村民切身利益的大事,村民有权知情。

 

  原村主任和村支书被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起诉

  201413,徐珍波再次当选洲头村村委会主任。从那时起,洲头村村民就开始向青田县民政局、青田县公安局举报或报案徐珍波可能存在贿选嫌疑。相关部门回复,经调查没发现徐珍波存在贿选问题。不接受官方调查结论的村民又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但让村民想不到的是,20141229日、1230日,时任洲头村村支书邹少敏和村委会主任徐珍波涉嫌受贿罪先后被刑事拘留,后被批准逮捕。2015710日,邹少敏、徐珍波两人因涉嫌受贿罪被提起公诉。

 

  邹少敏、徐珍波涉嫌受贿罪一案的曝光是源于《浙江法制报》于20141226日刊发的一篇名为《百万工程款为何打入官员私人账户?青田温溪镇的这项工程让人“糊涂”》的报道——

 

  本报接到青田县温溪镇群众的举报材料,举报人还提供了两段视频,质疑当地主管温溪镇新区开发的镇领导和包工头存在利益输送,工程未经公开招标就发包等。

 

  这两段视频均拍摄于201474日下午3点半前后。第一段视频拍摄于农业银行某柜台,视频显示3名男子一起进入银行办理业务,其中两人为青田县温溪镇某工地包工头,另一人为温溪镇党委副书记郭国王。而三人同时出现在银行,是因为有一笔100万元的巨款打入了郭国王的户头。第二段视频显示,三人从银行出来后来到一家西餐厅,入座后三人一直在低声商量事情,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各自散去。

 

  郭国王把打入他账户的100万元称作是工程款。那么,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工程?记者来到了郭国王所指的工程所在地温溪镇洲头村。据称,这是温溪新区市政道路配套工程,所谓的工程是场地清表与平整项目。

 

  温溪镇党委副书记张占林向记者证实,这项工程的确没有经过招投标,而是由洲头村村委会选择有资质的施工单位进行统一施工。

 

  上述新闻报道刊发后,青田县县委书记作出批示要求“青田县纪委立即组织人员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及时处理”。据青田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邹少敏、徐珍波分别涉嫌接受温溪新区市政道路配套工程的场地清表与平整项目承包人陈建云、郭松平的贿赂款。

 

  2015724日,青田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邹少敏、徐珍波涉嫌受贿一案。而后,陈建云、郭松平涉嫌行贿案也开庭审理。

 

  目前,涉嫌同一起受贿案件的温溪镇原党委副书记郭国王和村主任徐珍波在押,洲头村原村支书邹少敏被取保候审。而据村民林松里等人和检察院起诉状里表示,洲头村党支部和村委会部分工作人员也将曾经收受的近10万元钱退回有关部门,并分别受到温溪镇纪委的处分。

 

  201639日,记者来到青田县人民法院了解徐珍波、邹少敏涉嫌受贿案和陈建云、郭松平涉嫌行贿案的相关情况,该院党组成员、审委会专职委员兼刑庭庭长刘建中接待了记者,他说:“该案社会关注度高,法院领导很重视,相信法院会公正判决。目前,该案没判决,案情和案件细节不便公开。”

 

  对于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和青田县人民法院审理的这两起涉及洲头村的案件,本刊将继续关注并追踪报道。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新闻 / News More
  • 点击次数: 99096
    2019 - 03 - 11
    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事务所一家专业化运营的律师事务所,致力于开创法律服务市场的净土,做老百姓放心的法律服务平台,自成立以来,万典律师事务所一直坚持做弱势群体的代言人,被社会各界广为报道和赞赏,当今时代律师行业发展突飞猛进,传统散兵游勇方式已经不再适应律师行业,本所坚持“专业化、团队化”的服务模式,“精诚协作、术业专攻”的执业理念,在司法实践中体现出无比的优越性并取得辉煌的成就。 万典是由一批经过严格筛选的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精英律师队伍组成,为竭诚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打下了坚实基础,万典承办的每一项业务均有专业化办案小组承办,业务监督委员会指导, 专家把关、团队协作,凝聚全万典力量,追求最优质服务,聘请万典律师就是聘请了一个律师团队。 选择万典,就是选择成功之路。
  • 点击次数: 89271
    2019 - 02 - 17
    cctv知名主持人董倩专访,揭秘拆迁律师的幕后故事《对话.中国品牌》 cctv知名主持人董倩专访万典律师事务所近日,cctv知名主持人、记者董倩在cctv《对话.中国品牌》栏目演播室对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进行了专访,万典律师主任律师王卫洲、副主任律师刘磊代表本事务所接受董倩老师的采访,王卫洲、刘磊律师向董倩老师讲述了万典律师的品牌形成之路、拆迁律师的幕后故事。董倩素有毒舌女皇之称,善于抛开现象揭示真相、其提问以犀利、敏感著称,她的采访曾让任正菲难以招架、让董明珠难以回答,甚至有人在采访过程因问题太过于“刁钻”与董倩吵架,在网上声讨董倩,董倩的采访更像是一种审问或者质问,但也正是因为其坚持真实的风格而深受广大观众喜欢,因为她将真相还原给了管众,这正是一位新闻记者最可贵的品质!根据董倩老师的提问,王卫洲、李磊律师万典律师事务所创立的初衷、发展经历、职业梦想、工作感悟的真实故事向董倩老师进行了介绍,以下为采访全过程:董倩: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是两位律师,他们都是专业打拆迁官司的,有一系列的数字和他们是有关系的,他们所代理的业务全部是房屋土地征收类的案件,他们平均每年代理的案件达到500件以上,他们的业务足迹遍布全国三十二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他们代理的业务不仅是一个一个的官司,如果说把他们放在整个中国的社会法制化这样一个进程来看的话,他们所打的官司甚至推动了整个社会和法治往前的前行,我们先来认识他们来自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王卫洲还有副主任律师刘磊,欢迎你们两位。王卫洲、刘磊:您好。董倩:你们两位的律师事务所是专门打拆迁官司的?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干这个了?王卫洲:这个是从2007开始的。董倩:07年你是独立的律师还是在哪个律所做?还是什么情况?王卫洲:啊,那时我是在其他律所做,也是在一个专门做拆迁的律师事务所。董倩:您(刘磊)呢?刘磊:我最早是学中文专业的,但是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律师...
  • 点击次数: 942
    2018 - 07 - 05
    本事务所王卫洲律师承办孔庆丰等17人与泗水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件,其中孔庆丰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选为全国征地拆迁十大典型案例, 典型意义:《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二条规定的对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原则,应贯穿于房屋征收与补偿全过程。无论有关征收决定还是补偿决定的诉讼,人民法院都要坚持程序审查与实体审查相结合,一旦发现补偿方案确定的补偿标准明显低于法定的“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即便对于影响面大、涉及人数众多的征收决定,该确认违法的要坚决确认违法,该撤销的要坚决撤销,以有力地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权益,本案首次判决按照新建商品房市场价格对被征收人予以补偿,对于房屋征收补偿具有里程碑式的指导意义,之后山东等全国各地省市均在司法、执法、立法中予以参考,2015年出台的《山东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明确规定征收补偿按照新建商品房市场价值,其他省市出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法规均有这样的规定,为被征收人主张补偿权益提供了法律依据。    征收补偿应参照就近新建房价  □征收拆迁典型案例  □ 法制网记者 周斌  '面对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补偿方案,法院坚决撤销县政府的房屋征收决定,保障了当事人合法权益。'虽然判决已过两年,但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卫洲至今对其代理的孔庆丰诉山东省泗水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仍历历在目。  2011年4月6日,泗水县政府作出决定,对孔庆丰家所在片区实施房屋征收。孔庆丰认为,该征收行为违法,在行政复议维持的情况下,将县政府告上了法庭。  原告提供证据称,被告张贴的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照片上存有明显雪迹,县气象局证明2011年3月1日泗水降雪,因此征求意见稿实为降雪后张贴,3月21日便结束征求意见,公告期不足30天,程序违法。  被告则回应说,当年2月有4次降雪,征求意见稿张贴于2月20日,照片上的雪迹为2月16日的降雪。  ...
  • 点击次数: 10000714
    2016 - 09 - 22
    图1:庭审现场齐鲁网济南9月22日讯(记者 张帅) 今天上午,一场特别的庭审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举行,案件则是一起涉及土地房屋征收的行政诉讼案件,某县政府作为被上诉人应诉。而在旁听席上,来自全省17个地市的分管副市长以及33个省直有关部门分管负责人等200余人,共同观摩了此次庭审。图2: 旁听席  这是山东省政府法制办组织的第三次“百名厅(局)长庭审观摩”体验活动,也是山东省历史上规模最大、规格最高、人数最多的一次法治政府建设培训活动。而行政机关负责人庭审观摩培训,对于推动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实现常态化,提高领导干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推进山东省法治政府建设向纵深发展具有风向标意义。  山东省政府法制办党组书记、主任孟富强认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是贯彻国家和省《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的重要举措,是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的意见》的明确要求。行政机关负责人是法治政府建设的“关键少数”,承担着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重要职责。  孟富强表示,作为2016年全省法治政府建设专题研讨班依法行政培训的一部分,这次“百名厅(局)长庭审观摩”体验活动,通过典型案件的警示和引领作用,有助于行政机关负责人进一步了解法庭庭审流程和规则,进一步提高各级各部门行政应诉能力水平,特别是提高行政机关负责人的法治意识和应诉能力,这对于推进行政机关负责人积极依法履行出庭应诉职责,从源头上有效预防和化解行政争议,严格规范行政行为,提升依法行政水平,加强政府自身建设具有重要作用。  庭审观摩培训结束后,许多行政机关负责人表示:通过现场观摩体验,有助于我们了解法庭庭审规程,实现从不敢“出庭发声”到敢于“出庭应诉”的转变,把握法院审查行政行为所关注的焦点问题,面对面倾听人民群众呼声,及时发现和主动纠正行政执法中存在...
  • 点击次数: 19
    2019 - 07 - 01
    (本报记者 张家振 武汉报道)“叮!”6月28日上午9点,随着书记员敲响法槌,一场“民告官”的庭审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1号法庭正式开庭。原告为武汉市民、退休工人方兰香,被告为武汉市江夏区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出庭应诉的是武汉市副市长刘子清。作为一起“民告官”的特殊行政诉讼案,庭审受到了广泛关注。据了解,案件的起因是方女士向江夏区政府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涉及江夏区海口村二组的征地批准文件及建设用地项目说明书、农用地转用方案、补充耕地方案、征用土地方案、供地方案、征地红线图等无果,并质疑政府信息不公开。《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已经是方女士第三次以原告的身份走进法庭。早在2015年方女士曾先后两次将武汉江夏经济开发区金口台商工业园办事处送上被告席,并质疑当地在工业园建设过程中征地拆迁没有依据,属于行政违法,但最终均以“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为由被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起诉。记者获得的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2015)鄂江夏行初字第00002号、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武汉中行终字第00363号等行政裁定书显示,案件缘于武汉江夏经济开发区金口台商工业园办事处开展的土地征收事宜。方女士诉称,在征地拆迁前制发的夏金工(2012)1号文件未依法听证构成了行政程序违法;夏金工(2012)1号文件搞征地拆迁没有依据,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示市级行政机关颁发的《拆迁许可证》,属于行政违法;同时台商工业园办事处利用夏金工(2012)1号文件制定的低价格拆迁农民的房屋和土地对原告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并请求依法判决撤销台商工业园办事处印发的夏金工(2012)1号文件。江夏区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3月,方女士与原武汉市江夏区金口街海口村民委员会签订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承包海口村二组荒山土地20亩,每年每亩承包费120元,承包期限至2024年3月20日止。2012年因行政...
  • 点击次数: 12
    2019 - 06 - 25
    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行政审判白皮书显示,自行政诉讼案件集中管辖工作实施以来,该市行政案件集中管辖法院开庭审理行政诉讼案件115件,其中,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参加行政诉讼87件次,出庭率达75.4%,具体涵盖国土、人社、工商等多个行政执法主要领域。长期以来,行政机关消极应诉,“民告官不见官或难见官”现象并不少见。南充市全面建立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机制,将全市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情况纳入全市目标考核指标,作为年度依法行政考核的重要内容。该机制出台以来,全市行政机关改代理人出庭为副职出庭到现在的一把手主动出庭,体现了法治的进步。相关资料显示,行政案件集中管辖以来,南充全市行政机关负责人摒弃了“官本位”思想,主动上“公堂”,使老百姓可以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与行政机关“讨价还价”,该市行政机关出庭应诉率大幅提高,群众对行政机关的工作满意度大幅提升。行政首长出庭应诉,体现了对法律的尊重。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但由于工作事务繁杂以及怕丢人、爱面子等心理因素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民告官”案件中的被告席上多数为行政机关负责人的“替身”,这与民众对行政诉讼法实施的期待不相匹配,也让民众对国家的法律没有强制实施心存怨念。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是建设法治政府的必然要求。行政首长出庭应诉,一方面,行政首长可以当庭倾听原告方的诉求,便于检视自身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提升依法行政能力。另一方面,通过行政首长与原告方平等的交流,可以消解人民群众对行政机关执法工作的误解,增进行政机关与群众的感情。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是一堂生动的普法课。通过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在法庭上举证质证,阐释其具体行政行为作出的法律依据,督促对本部门及本系统的行政人员更全面地学习掌握相关法律法规,具有特别好的法律教育示范作用,对提高全民的法治素养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赢得了更为广泛的...
  • 点击次数: 12
    2019 - 06 - 24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补条例》”)第二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相较于原《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明确赋予承租人作为拆迁补偿协议签订主体、诉讼提出主体不同,《征补条例》只字未提承租人在房屋征收过程中的地位与权利。而实践中,市、县级人民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在房屋征收过程中既不主动与承租人联系将之作为征收补偿对象,亦对承租人提出的评估申请置之不理,而直接与房屋所有权人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或报请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征收补偿决定。那么,对于此种情形下,房屋承租人若对补偿协议或征收补偿决定不服,可否作为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呢?笔者认为,此类承租人与征收补偿决定或补偿协议具有利害关系,可以作为原告提起行政诉讼。一、原告资格的确定应以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为依据有观点认为,根据《征补条例》第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项、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与房屋所有权人就补偿方式、补偿金额和支付期限、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或者周转用房、停产停业损失等事项订立补偿协议,在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的,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补偿决定。因此,房屋征收部门在征收过程中只对房屋所有权人予以补偿,并与之签订补偿协议。房屋承租人不是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房屋征收部门无需与其签订补偿协议。在无法达成协议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也只应向房屋所有权人作出补偿决定。从而,认为承租人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笔者认为,原告资格的认定应以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为依据,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均不得直接对原告主体资格予以限定。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该条虽然看似将适格原告区分为行政相对人和利害关系人两大类,但事实上适用了一个相同的标准,这就是“利害关系”。可能...
  • 点击次数: 16
    2019 - 06 - 21
    近日,湖南省宁乡市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邓某诉某村委会因建房申请的行政确认一案,被告宁乡某村委会法定代表人出庭应诉,该案是宁乡首例村委会为被告的行政诉讼案件。原告邓某成家后,因家中无住宅,写了建房申请书,于2018年4月29日以邮寄挂号信的形式,递交给被告宁乡某村委会。被告村委会收到上述申请后,未审批盖章也没有向原告出具不予审批的书面答复意见。原告邓某以宁乡某村委会的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为由,将宁乡某村委会诉至宁乡法院,请求判令确认村委会未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责令该村委会履行建房审批的法定职责。原告诉称,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涉及宅基地的使用方案,村委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这是村委会的法定职责,也有义务依法召开村民会议讨论,并在会后向原告作出明确书面答复。被告辩称,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的规定,村委会的职责是办理本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调解民间纠纷,协助维护社会治安,向人民政府反映村民的意见、要求和提出建议,其法人主体性质不是行政机关,职能也不具有宅基地使用权审批的行政职权,因此无法构成原告诉讼的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不作为的主体资格。对于原告的建房申请不符合的情况,村委会已按程序向原告当面告知,但没有给予书面答复。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村民委会组织法、《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的规定,被告村委会虽然不是行政机关,但地方性法规授权其在农村村民住宅用地审批过程中行使管理职能;该村委会虽然并无对村民住宅用地作出终极批准的权力,但其依法具有受理原告的申请和作出初始审批意见的职责。在本案诉讼中,被告村委会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收到原告建房申请报告后,依法定程序对原告的申请作出相应处理。故法院判决确认被告村委会未在法定期限内对原告邓某提出的建房申请作出书...
  • 点击次数: 13
    2019 - 06 - 20
    2018年2月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行诉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一款指出:“当事人对村民委员会或者居民委员会依据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履行行政管理职责的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村民委员会或者居民委员会为被告。”这明确赋予了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村(居)委会”)在履行行政管理职责时成为行政诉讼被告的资格地位。然而,在实践中,人们对村(居)委会之行政诉讼被告资格的认定问题有时存在一些疑惑,不利于诉讼顺利进行。对此,本文拟从理论和实务两个层面作以下辨析。一、村(居)委会何以具备行政诉讼被告资格村(居)委会是村民、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它们之所以能够成为行政诉讼的被告,并不是因为它们本身属于行政机关,而是因为它们在一些情况下依据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行使了特定的行政管理职权。既然村(居)委会是在获得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之后行使行政管理的职权,作出行政行为,那么当事人认为,其行为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当然应以村(居)委会为被告。这是因为,村(居)委会在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下作出的行为,体现了行政机关的意志,其本身已经构成国家行政活动的一部分,从性质上讲属于履行行政管理职责的行为;也就是说,其行为具有公法意义上的本质属性,是可以诉诸法律、接受司法监督和审查的行政行为,具有可诉性。由此可知村(居)委会具备行政诉讼的被告资格。当然,村(居)委会能构成可诉行为的主体,成为行政诉讼的被告,仅限于依据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作出行政行为的情形,并非任何条件下都如此。比如受行政机关的委托作出行为,就不构成可诉行为的主体,出现纠纷时是以委托的行政机关为被告。对此,《行诉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款已有规定:“当事人对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受行政机关委托作出的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委托的行政机关为被...
  • 点击次数: 18
    2019 - 06 - 19
    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征收集体土地在所难免,征收补偿如何计算,是被征地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近期包括常德、岳阳、永州等城市在内的湖南省内多地均提高了集体土地与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标准,如常德市将水田青苗补偿标准由2000元/亩提高为3000元/亩;岳阳市征地补偿标准提高30%,房屋拆迁补偿标准提高25%左右,部分青苗设施补偿标准提高30%;永州市将货币化安置补偿标准由17万/人提高至28万元/人;益阳市青苗补偿标准以水田为例,由原来的1980元/亩提高到了3000元/亩,提高幅度50%左右。常德:水田青苗、房屋主体、住房货币安置补贴标准均大幅提高常德市人民政府今年2月18日公布的《常德市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规定,提高部分青苗补偿标准。根据青苗的年产值标准和市场物价水平,将水田青苗补偿标准由2000元/亩提高为3000元/亩,果园补偿标准由6000元/亩提高为6800元/亩。调整花卉苗木搬迁补偿标准。提高房屋主体结构补偿标准。钢混住宅主体结构补偿标准,由900元/㎡提高为1400元/㎡,提高56%;砖混一类住宅主体结构补偿标准,由760元/㎡提高为1290元/㎡,提高70%;砖混二类住宅主体结构补偿标准,由700元/㎡提高为1200元/㎡,提高71%;砖混三类住宅主体结构补偿标准,由620元/㎡提高为1100元/㎡,提高77%;砖木一类住宅主体结构补偿标准,由500元/㎡提高为800元/㎡,提高60%;砖木二类住宅主体结构补偿标准,由460元/㎡提高为700元/㎡,提高52%;木结构类由420元/㎡提高为580元/㎡,提高38%;偏杂类由240元/㎡提高为300元/㎡,提高25%。提高交房腾地奖。在实施征地拆迁过程中,签约、交房腾地是难度最大的,为推动拆迁交房腾地,将交房腾地奖由3万元/户提高至5万元/户。提高市江北城市规划区范围内住房货币安置补贴标准...
分享到:
X
2

MSN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免费电话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6

二维码管理

5

律师热线

  • 400-150-9288
  • 010-5318-6190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