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639-3036、400-150-9288
老百姓放心的法律服务平台 Legal Service Platform for Ordinary People

三次判决全胜诉,市政府彻底输了

日期: 2018-06-02
浏览次数: 172

案情简介:于甲,于乙系宝清县宝清镇居民。2012年3月22日,宝清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对宝清镇青区F—01、J—01地块(广播路东、永发路西、中央大街北、青港巷南)范围内房屋实施征收,于甲,于乙及其母亲潘玉芝(已故)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2013年8月8日,宝清县人民政府作出宝政土让(2013)8号《关于锦绣新城小区一期建设项目用地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内容是宝清县永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挂牌出让方式取得宝清青区J-01(A-02)地块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面积16,800.00平方米。土地用途为普通商品房用地,土地使用年限为商业40年,住宅70年,在三十日内到县国土资源局申请登记。2014年11月17日,于甲,于乙取得该批复,认为涉案土地不是净地,于甲,于乙的房屋等地上附着物都在涉案土地上,没有经过合法补偿,依法不得出让。

承办人:刘磊,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在本本案中代理原告方于甲,于乙。

第一次判决:

于甲,于乙向双鸭山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于2015年1月20日收到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于甲,于乙不服诉至法院,2015年6月8日,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鸡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撤销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受理于甲,于乙的行政复议申请。


2

第二次判决

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依据法院判决受理了于甲,于乙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以于甲,于乙的房屋不在挂牌出让土地范围内,于甲,于乙与《批复》没有利害关系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于2015年8月19日作出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决定驳回申请人的复议申请。于甲,于乙不服,再次诉至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

根据法庭调查,人民法院查明,2014年3月27日,宝清县人民政府对于甲,于乙的三处住宅分别作出宝房征收补(2014)11、12、13号三份房屋征收补偿决定。2015年2月12日,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4)双行初字第2、3、5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上述三份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至今宝清县人民政府未对于甲,于乙的房屋进行补偿,在行政判决书中载明于甲,于乙的房屋在宝清镇青区J-01征收地块范围内。

再查明,宝清县城乡规划局2010年8月30日作出的宝清镇青区F-01(B)、J-01地块用地设计说明及附图中,最后一条第3项要求该用地必须征地摘牌同步实施可分期建设,二期建设必须于2012年年底前完成。


一审判决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诉行政行为即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合法性问题。一审判决从以下五个方面依次论述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合法:

一、关于于甲,于乙的房屋是否在宝清县宝清镇青区J-01地块房屋征收范围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和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双行初字第2、3、5号行政判决,足以认定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4)双行初字第2、3、5号行政判决,足以认定于甲,于乙的房屋在宝清县青区J-01(面积为7.81公顷)地块整体征收范围内,对此不予赘述。

二、关于宝清县青区J-01(A-02)地块的区别问题。根据宝清县城乡规划管理局2010年8月30日出具的宝清镇青区F-01(B)、J-01地块设计说明及附图,证明宝清镇青区J-01地块位于中央大街北、苗圃街南、广播路以北、永发路以西,用地面积7.18公顷,用地性质为商业居住用地。宝清镇青区J-01后又被分成了J-01(A)和J-01(B)两块,然后J-01(A)地块又被分成了三块即J-01(A-01)(面积2.47公顷)、J-01(A-02)(面积1.68公顷)、J-01(A-03)(面积2.11公顷),三地块分期分块出让,面积相加为6.26公顷,剩余1.55公顷为J-01(B)地块。

三、关于划分出青区J-01(A-02)地块合法性问题。通过宝清县国土资源局资源勘测规划院2012年8月出具的宝清镇青区J-01(A-02)地块宗地图可见,该地块为不规则图形,图形中的两个缺口恰为于甲,于乙的房屋所在位置,也就是说于甲,于乙的房屋被宝清县政府《关于锦绣小区一期建设项目用地的批复》(宝政土让)(2013)8号所抠除,与宝清县城乡规划管理局2010年8月30日作出的关于宝清县青区F-01(B)、J-01地块用地设计说明及附图相冲突,该规划许可明确注明,J-01地块必须整体摘牌同步实施。既然要求整体摘牌同步实施,就不应该将J-01地块再分割成若干地块,进而将于甲,于乙的房屋从规划中抠除,行政行为目的明显不当。

四、关于于甲,于乙与宝清县政府《批复》利害关系问题。如前所述,于甲,于乙的房屋在J-01地块整体征收范围内,因征收部门与于甲,于乙之间未达成征收补偿协议,宝清县政府作出了征收补偿决定,三份征收补偿决定均因主要证据不足而被法院撤销,宝清县政府在没有和于甲,于乙达成征收补偿协议或者作出新的征收补偿决定情况下,把J-01地块整体地块分割成若干地块,将于甲,于乙的房屋从中抠除,不符合其制定的征收补偿方案内容和要求,更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立法目的和决策民主、程序正当、结果公开原则相悖,因此于甲,于乙与复议申请的《批复》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五、关于被诉行政行为程序合法性问题。于甲,于乙曾经对《批复》不服,向双鸭山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以《批复》是一种通知,不是登记许可行为为由,超过法定期限做出了不予受理决定,不予受理决定被撤销并责令依法受理后,本次又以于甲,于乙与《批复》没有利害关系为由,作出了驳回复议申请决定。在举证期限内,双鸭山市人民政府没有向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宝清县人民政府在行政复议程序中的举证材料、对于振华制作的询问笔录等证明行政行为程序合法的证据,且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存在应当向被申请人宝清县人民政府送达,却让申请人在送达回证上签字等程序错误。

 

综上所述,被诉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应予撤销。于甲,于乙的诉讼请求及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二)、(三)项、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撤销双鸭山市人民政府2015年8月19日作出的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二、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3

市政府上诉,省高院作出第三次判决



   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不服一审判决,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二)项的规定”行政复议申请符合下列规定的,应当予以受理:申请人与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该规定的利害关系,是指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对复议申请人的权利义务已经或将会产生实际影响。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系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非《批复》。《批复》是否合法,与审查于甲,于乙与《批复》是否存在利害关系没有必然联系。一审判决未围绕《批复》对于甲,于乙的权利义务是否产生实际影响等方面内容审理,仅对《批复》的违法性进行了论述,作出《批复》违法的认定不当,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予以更正。

因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上诉称,其在一审中举证并未违反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经查,双鸭山市人民政府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没有提交复议程序合法的证据,相关证据系在一审庭审中提交。《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关于人民法院要求补充证据的规定目的是人民法院为查清案件事实,保护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并非允许被诉行政机关超过举证期限补充证据,双鸭山市人民政府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撤销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双鸭山市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附件: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黑行终191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双鸭山市。

法定代表人李xx,该市市长。

委托代理人骆xx,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副调研员。

委托代理人石xx,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科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于甲,男,1963年4月13日出生,汉族,住双鸭山市宝清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于乙,女,1967年2月18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黑龙江省宝清县。

共同委托代理人刘磊,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于甲、于乙因诉双鸭山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不服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鸡行初字第1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于甲、于乙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刘磊,双鸭山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骆忠波、石广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判决查明,于甲、于乙系宝清县宝清镇居民。2012年3月22日,宝清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对宝清镇青区F—01、J—01地块(广播路东、永发路西、中央大街北、青港巷南)范围内房屋实施征收,于甲、于乙及其母亲潘玉芝(已故)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2013年8月8日,宝清县人民政府作出宝政土让(2013)8号《关于锦绣新城小区一期建设项目用地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内容是宝清县永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挂牌出让方式取得宝清青区J-01(A-02)地块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面积16,800.00平方米。土地用途为普通商品房用地,土地使用年限为商业40年,住宅70年,在三十日内到县国土资源局申请登记。2014年11月17日,于甲、于乙取得该批复,认为涉案土地不是净地,于甲、于乙的房屋等地上附着物都在涉案土地上,没有经过合法补偿,依法不得出让。于甲、于乙向双鸭山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于2015年1月20日收到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于甲、于乙不服诉至法院,2015年6月8日,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鸡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撤销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受理于甲、于乙的行政复议申请。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依据法院判决受理了于甲、于乙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以于甲、于乙的房屋不在挂牌出让土地范围内,于甲、于乙与《批复》没有利害关系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于2015年8月19日作出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决定驳回申请人的复议申请。于甲、于乙不服,再次诉至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

另查明,2014年3月27日,宝清县人民政府对于甲、于乙的三处住宅分别作出宝房征收补(2014)11、12、13号三份房屋征收补偿决定。2015年2月12日,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4)双行初字第2、3、5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上述三份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至今宝清县人民政府未对于甲、于乙的房屋进行补偿,在行政判决书中载明于甲、于乙的房屋在宝清镇青区J-01征收地块范围内。

再查明,宝清县城乡规划局2010年8月30日作出的宝清镇青区F-01(B)、J-01地块用地设计说明及附图中,最后一条第3项要求该用地必须征地摘牌同步实施可分期建设,二期建设必须于2012年年底前完成。

一审判决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诉行政行为即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合法性问题。一审判决从以下五个方面依次论述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合法:

关于于甲、于乙的房屋是否在宝清县宝清镇青区J-01地块房屋征收范围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和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双行初字第2、3、5号行政判决,足以认定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4)双行初字第2、3、5号行政判决,足以认定于甲、于乙的房屋在宝清县青区J-01(面积为7.81公顷)地块整体征收范围内,对此不予赘述。

二、关于宝清县青区J-01(A-02)地块的区别问题。根据宝清县城乡规划管理局2010年8月30日出具的宝清镇青区F-01(B)、J-01地块设计说明及附图,证明宝清镇青区J-01地块位于中央大街北、苗圃街南、广播路以北、永发路以西,用地面积7.18公顷,用地性质为商业居住用地。宝清镇青区J-01后又被分成了J-01(A)和J-01(B)两块,然后J-01(A)地块又被分成了三块即J-01(A-01)(面积2.47公顷)、J-01(A-02)(面积1.68公顷)、J-01(A-03)(面积2.11公顷),三地块分期分块出让,面积相加为6.26公顷,剩余1.55公顷为J-01(B)地块。

三、关于划分出青区J-01(A-02)地块合法性问题。通过宝清县国土资源局资源勘测规划院2012年8月出具的宝清镇青区J-01(A-02)地块宗地图可见,该地块为不规则图形,图形中的两个缺口恰为于甲、于乙的房屋所在位置,也就是说于甲、于乙的房屋被宝清县政府《关于锦绣小区一期建设项目用地的批复》(宝政土让)(2013)8号所抠除,与宝清县城乡规划管理局2010年8月30日作出的关于宝清县青区F-01(B)、J-01地块用地设计说明及附图相冲突,该规划许可明确注明,J-01地块必须整体摘牌同步实施。既然要求整体摘牌同步实施,就不应该将J-01地块再分割成若干地块,进而将于甲、于乙的房屋从规划中抠除,行政行为目的明显不当。

四、关于于甲、于乙与宝清县政府《批复》利害关系问题。如前所述,于甲、于乙的房屋在J-01地块整体征收范围内,因征收部门与于甲、于乙之间未达成征收补偿协议,宝清县政府作出了征收补偿决定,三份征收补偿决定均因主要证据不足而被法院撤销,宝清县政府在没有和于甲、于乙达成征收补偿协议或者作出新的征收补偿决定情况下,把J-01地块整体地块分割成若干地块,将于甲、于乙的房屋从中抠除,不符合其制定的征收补偿方案内容和要求,更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立法目的和决策民主、程序正当、结果公开原则相悖,因此于甲、于乙与复议申请的《批复》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五、关于被诉行政行为程序合法性问题。于甲、于乙曾经对《批复》不服,向双鸭山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以《批复》是一种通知,不是登记许可行为为由,超过法定期限做出了不予受理决定,不予受理决定被撤销并责令依法受理后,本次又以于甲、于乙与《批复》没有利害关系为由,作出了驳回复议申请决定。在举证期限内,双鸭山市人民政府没有向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宝清县人民政府在行政复议程序中的举证材料、对于甲制作的询问笔录等证明行政行为程序合法的证据,且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存在应当向被申请人宝清县人民政府送达,却让申请人在送达回证上签字等程序错误。

综上所述,被诉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应予撤销。于甲、于乙的诉讼请求及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二)、(三)项、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撤销双鸭山市人民政府2015年8月19日作出的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二、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宝清县青区F-01(B)、J-01地块用地设计说明及附图并没有作为土地出让的前提和规划审批的依据,认为J-01地块必须整体摘牌同步实施是不成立的。关于程序问题,双鸭山市人民政府在庭审中提供了行政复议答复书等文件,没有超过举证期限,即使必须在开庭前提供,人民法院也应当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要求补充证据,不能仅凭程序性文书在庭审中提交,未在庭前提交的瑕疵,就认定程序错误。

于甲、于乙辩称:2012年宝清县城乡规划区出具的《宝清镇青区J-01(A)地块用地规划图中,J-01(A-02)面积为1.68万平方米,该图并未将于甲、于乙的面积抠除。2013年宝清县人民政府《关于锦绣新城小区一期建设项目用地的批复》附图中,面积也为1.68万平方米,两图面积相同,故不能证实《批复》中的面积已经将于甲、于乙的面积抠除。《批复》与于甲、于乙存在利害关系,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以于甲、于乙的房屋不在挂牌出让范围内为由驳回其再审申请认定事实不清。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二)项的规定"行政复议申请符合下列规定的,应当予以受理:申请人与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该规定的利害关系,是指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对复议申请人的权利义务已经或将会产生实际影响。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系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非《批复》。《批复》是否合法,与审查于甲、于乙与《批复》是否存在利害关系没有必然联系。一审判决未围绕《批复》对于甲、于乙的权利义务是否产生实际影响等方面内容审理,仅对《批复》的违法性进行了论述,作出《批复》违法的认定不当,本院予以更正。

因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上诉称,其在一审中举证并未违反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经查,双鸭山市人民政府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没有提交复议程序合法的证据,相关证据系在一审庭审中提交。《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关于人民法院要求补充证据的规定目的是人民法院为查清案件事实,保护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并非允许被诉行政机关超过举证期限补充证据,双鸭山市人民政府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撤销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双鸭山市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鹏跃

代理审判员  马鸿达

代理审判员  冷 慧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 莉


相关新闻 / News More
  • 点击次数: 5680
    2019 - 12 - 20
    企业改制之死案,维权路十四年,生死两茫茫 2019年12月18日,澎湃新闻网《一号专案》 栏目,《改制企业之死:工商拒发执照 当事人索赔七千余万》一文曝光山东临沂河东区工商局(现为河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因违法拒不颁发营业执照,导致企业破产,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并深度报道了当事人十四年的艰辛维权之路,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光明网一篇评论《有这样的工商部门,不搞死企业才怪》说的很好,客观的评论了企业在面对工商部门违法行为的无助。 这起案件为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王卫洲律师、韩雷永律师办理的临沂市马河(化名)等人诉河东区市场监督局行政赔偿案件,目前正处上诉二审阶段,感谢良心派记者对案件曝光,让人民知道了这一起冤案背后委托人的艰难和痛楚。 十四年维权路漫漫,路太苦、路太长;十四年生死两茫茫,逝者恨,生者痛,白发人送走黑发人,黑发人又送白发人,风水雨打两鬓衰,望穿秋水几徘徊?望青天,求正义临现,逝者安息、生者安居        前言:企业改制,执照难办,倾家荡产、债台高筑根据生效判决文书记载:2001年因临沂市河东区福利酒精厂集体企业改制,该企业原法定代表人马江(化名)承以接企业2400多万债务并向镇政府缴纳68万元资金的代价收购临沂市河东区福利酒精厂,然而没想到因此引发一场长达十四年的漫漫无期的泥潭之中。企业改制后,马江在进行了辛苦的整顿后准备后向临沂市工商局河东区分局申请办理营业执照,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工商局要求马江的企业必须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而临沂市河东区福利酒精厂一直是具备安全生产许可证,企业改之后名称、地址、员工、法定代表人均没有更换,依法是不需要重新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为此马江和副厂长马河(马江的弟弟、化名)多次到工商局进行沟通交涉、四处信访反映...
  • 点击次数: 239
    2018 - 07 - 03
  • 点击次数: 172
    2018 - 06 - 02
    案情简介:于甲,于乙系宝清县宝清镇居民。2012年3月22日,宝清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对宝清镇青区F—01、J—01地块(广播路东、永发路西、中央大街北、青港巷南)范围内房屋实施征收,于甲,于乙及其母亲潘玉芝(已故)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2013年8月8日,宝清县人民政府作出宝政土让(2013)8号《关于锦绣新城小区一期建设项目用地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内容是宝清县永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挂牌出让方式取得宝清青区J-01(A-02)地块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面积16,800.00平方米。土地用途为普通商品房用地,土地使用年限为商业40年,住宅70年,在三十日内到县国土资源局申请登记。2014年11月17日,于甲,于乙取得该批复,认为涉案土地不是净地,于甲,于乙的房屋等地上附着物都在涉案土地上,没有经过合法补偿,依法不得出让。承办人:刘磊,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在本本案中代理原告方于甲,于乙。第一次判决:于甲,于乙向双鸭山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于2015年1月20日收到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于甲,于乙不服诉至法院,2015年6月8日,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鸡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撤销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责令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受理于甲,于乙的行政复议申请。2第二次判决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依据法院判决受理了于甲,于乙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以于甲,于乙的房屋不在挂牌出让土地范围内,于甲,于乙与《批复》没有利害关系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于2015年8月19日作出双政复驳(2015)1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决定驳回申请人的复议申请。于甲,于乙不服,再次诉至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法庭调查,人民法院查明,2014年3月27日,宝清县人民政府对于甲,于...
  • 点击次数: 56
    2019 - 06 - 17
    迁址公告尊敬的委托人:本单位因业务拓展、原办公区已不能满足律师办公需要,故于2019年6月17日正式乔迁,现律所面积已增至500平方米。新办公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金隅嘉华大厦A座1210室邮编:100085联系方式:010-53186190、400-150-9288
  • 点击次数: 32
    2016 - 10 - 26
    谈一百次意义,不如办一件实事  发布时间:2016-10-26 15:57:19   最近,山东省兰陵县郑左民、彭艳等12人起诉兰陵县政府撤销房屋征收决定案件有点火,归根结蒂是因为17市的副市长等200名政府领导的观摩旁听,随着齐鲁晚报和山东卫视的报道,全国各地的媒体都争相报道此事,点赞讴歌之声,犹如黄河之水、势不可挡,如果不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好像正义突然间降临似的。我的感觉:一件事情如果所有人的都在讴歌和赞美,没有人去客观的剖析一下,则未必是件好事,当我们在大谈意义的时候是不是应该静下心来去观察观察案件本身,如果只顾着谈意义而忽略了基础,那么所谓的意义还有什么意义?目前这个案件的最终判决还没有作出,案件能否得到公正的审理还没有确定,大家就忘掉事实谈意义,请问置事实于何地?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最终这个案件判的不公正,是不是还值得我们讴歌和赞美 ?我并不否认这个案件观摩带来的正能量和普法意义,我依然为山东省政府组织的这次观摩活动点赞,仅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庭审的程序公正点赞,但是我更希望大家能够客观的全面的去了解分析这个案件本身。在我看来谈一百次意义不如办一件实事,本案能够有一个公正的审理结果,胜却赞美之歌无数。作为一名法律人,我最关心的是在房屋征收中“房地分开补偿对不对?容积率大于1的空白院落是否应该补偿?商品房在出售时能不能房地分卖?征收部门的回迁房容积率大于1时土地使用权是不是无偿赠送?同一次征收拆迁房和回迁房是不是应该采取同样的评估的定价方法.......”等等问题令我百思而不敢懈怠, 而我更担心是根本不会、也不可能有人去关心这些问题,除了我这个代理律师和那些被征收人,大家关心的只是这个案件、这次普法活动的意义。我是上诉人方的代理律师,但我绝不是说只有上诉人胜诉才是公正,被上诉人胜诉就不是正义,而是希望“辨法析理,胜败...
  • 点击次数: 66
    2014 - 04 - 05
    谈暴力拆迁和为人民服务                               ——王卫洲领导是谁,人民之公仆也!领导的的高兴和百姓的家园孰轻孰重?笔者认为两者不可同日而语!2014年,xx市xx区启动对“xx路南侧(小新庄)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xx市xx区xx乡政府为了迎接领导的4月8日的视察,在4月2日以不具有规划许可为由向李xx、李xx两家人下达《通知》要求限期3日自行拆除房屋,4月3日下午xx乡政府组织大量执法、社会人员将xx村xx庄村民李xx一家的房屋予以强制拆除;强拆之后4月4日造成xx乡政府又组织大量执法、社会人员将李x甲的弟弟李xx一家的房屋予以强拆,暴力拆迁给乡政府带来了政绩,乡干部获得了领导的赏识,但是也让两个家庭生存问题面临威胁,让十几个人从此居无定所、寄人篱下!我们不得不得拷问领导就这样喜欢强拆百姓的房子吗?领导是不是政府的干部?领导要不要为人民服务?强拆的理由是涉案房屋不具有规划许可证,敢问xx乡政府,在烟墩村、在xx乡甚至在全xx,数十年来居民建设住宅办理规划许可证的有几个,没有规划手续是政府的原因还是群众的原因?李xx、李x甲的房屋均已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而且政府颁发《建房执照》批准建设,如果真的违法当初政府为何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为何批准《建房执照》?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对于这种厚颜无耻的所谓“执法行为”我们依然愤怒不已,但是它毕竟披着“行政执法”的外衣,可是放火烧宅有是怎么回事?敢不敢让公安部门彻查此事,然后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如果不敢这么做,我们有理由怀疑拆迁就是纵火的真正的原因! 4月2日限期3日天自行拆除,4月3日却突然组织强拆,执法为民,何必如...
  • 点击次数: 44
    2012 - 02 - 06
    乌纱帽抵刑-----免职处分与侵吞国家10万是否对称?作者:王卫洲  发布时间:2012-02-06 15:21:19                    中央网络电视台报道: 1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科员王烨2011年7月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10月入职省疾控中心;但其5年前入大学时即从省疾控中心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大学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该事件经报道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山西省纪委会同省委组织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迅速组成调查组,及时开展调查审核。1月14日,经山西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当事人静乐县县委书记杨存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15日,山西省委常委会做出上述免职决定。 县委书记的女儿凭空领取10万元的资金,明显属于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县委书记的女儿五年之久凭空领取国际财政资金,显然是知道资金来源不合法的,但仍然主动领取显然是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国家资金,明显构成诈骗罪。 而该县县委书记,利用自己的职权为其女儿办理凭空领取国家资金,一个免职的行政处分显然是不对称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
  • 点击次数: 39
    2011 - 08 - 24
    别让误拆成为强拆的借口作者:王卫洲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发布时间:2011-08-24 11:15:08 人物简介:王卫洲,河北邯郸人,全国知名土地拆迁律师,法律实践家,司法学者。著有《土地案件律师实战操引指南》《我国征地纠纷产生的根源》《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征收集体土地补偿标准分析》《征地审批权限分析》在作品和文章中对我国土地征收、房屋拆迁的法律常识、存在的问题、办案技巧等各方面进行归纳总结阐述并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     2011年4月,笔者接到江苏省句容市吴女士的法律咨询电话,她告诉笔者,自己父亲的房屋,在没有签订任何补偿协议、也未经履行任何法定程序下,被xx镇政府强行拆毁。随后,吴女士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可当地派出所对该案件地调查结果为“误拆”,不属刑事案件。这让吴女士十分难以接受。  笔者是一名从事征地和拆迁领域的专业律师。在接到吴女士电话前,也曾陆续收到来自江苏、福建等省份当事人的法律电话咨询。他们反映的问题均是自己的房屋被地方政府“误拆”了。仅2010年―2011年笔者接到关于“误拆”现象咨询电话约为20余次。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在对征地拆迁等问题,一般都是由政府与拆迁户沟通协商,并在签订相应的拆迁补偿等一系手续后,再由地方政府来组织实施拆迁工作。可近几年,在政府组织和实施的拆迁过程中却频频出现“误拆”现象。根据媒体报道资料显示,仅2009年―2011年7月,媒体报道的“误拆”事件就达69起。而这些“误拆”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那就是在与被拆迁户还没有达成拆迁协议的情况下房子被“误拆”了。  这让笔者对“误拆”事件的概率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更对“误拆”这一现象的真实性产生了深深的怀疑。随后,笔者通过与法律界、媒体界朋友的交谈探讨,并结合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分析认为:“误拆”,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而是强拆的另一种借口。误...
  • 点击次数: 31
    2011 - 07 - 31
    请不要再打法律的耳光  发布时间:2011-07-31 08:16:17 作为一名法律人我一直在潜意识里把法律崇拜为一位至高无上的长者,她是那么慈爱、神圣、严肃、令人尊敬。她是那样无私和崇高的保护人间的正义和守护着社会的秩序。党和人大把依法治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毫无疑问任何人、任何事都要遵守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和人民法院,一个是执法机关和一个是司法机关理应带头模范遵守法律。可是在现实社会中果真如此吗? 政府和法院在依法治国中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是带头模范守法,还是带头钻法律的空子、打法律的耳光?在大学时代我常常揣摩我国法律的不足,思索法律的未来;然而在我真正从事于法律工作之后,我才明白法治推进的艰难,这些艰难不是来自于群众而是来自于权力。在现实社会中常常有些人视法律如空白,甚至于在必要时打上法律几记耳光,这些耳光不是李启铭大喊我爸是李刚、不是药家鑫撞人后恶意杀人,因为这些人已经被法律严惩,他们在法律面前只是一些跳梁小丑。可是有一部分人他们掌握着行使法律的权力,他们可以置法律于不顾而几乎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这些人正是某些地方的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在某些情况下不仅仅是基层的政府法院故意违法,甚至省级政府、法院都会傲慢的给法律一记耳光,而无人能追究其责任。如: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39户农民因为不服四川省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批复而依据全国人大制定的《行政复议法》向四川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四川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收到材料后漫不经心的说道“这种案件是不可能给你受理的”,律师质问其原因,省政府的答复是“我们从来不受理!”,由于之后不久律师接到省政府的电话“你们的材料已经转到内江市政府了”,(注:按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对省级政府的行为依法不服,应当向省级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四川省政府将告省政府的案件转交市政府来处理这一破天荒的举动,无疑是给法...
分享到:
X
2

MSN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免费电话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6

二维码管理

5

律师热线

  • 400-150-9288
  • 010-8639-3036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