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318-6190、400-150-9288
老百姓放心的法律服务平台 Legal Service Platform for Ordinary People

文白安诉商城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

日期: 2019-01-04
浏览次数: 2

文白安诉商城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


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十大典型案例2014年发布之:文白安诉商城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

(一)基本案情

商城县城关迎春台区域的房屋大多建于30年前,破损严重,基础设施落后。2012年12月8日,商城县房屋征收部门发布《关于迎春台棚户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选择公告》,提供信阳市某房地产估价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安徽某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商城县某房地产评估事务所作为具有资质的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选择。后因征收人与被征收人未能协商一致,商城县房屋征收部门于12月11日发布《关于迎春台棚户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抽签公告》,并于12月14日组织被征收人和群众代表抽签,确定信阳市某房地产估价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该次房屋征收的价格评估机构。2012年12月24日,商城县人民政府作出商政[2012]24号《关于迎春台安置区改造建设房屋征收的决定》。原告文某某长期居住的迎春台132号房屋在征收范围内。2013年5月10日,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出具了房屋初评报告。商城县房屋征收部门与原告在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签约期限内未能达成补偿协议,被告于2013年7月15日依据房屋评估报告作出商政补决字[2013]3号《商城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征收补偿决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二)裁判结果

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被诉征收补偿决定的合法性存在以下问题:(一)评估机构选择程序不合法。商城县房屋征收部门于2012年12月8日发布《关于迎春台棚户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选择公告》,但商城县人民政府直到2012年12月24日才作出《关于迎春台安置区改造建设房屋征收的决定》,即先发布房屋征收评估机构选择公告,后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这不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条第一款有关“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协商选定;协商不成的,通过多数决定、随机选定等方式确定,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的规定与《河南省实施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违反法定程序。(二)对原告文白安的房屋权属认定错误。被告在《关于文白安房屋产权主体不一致的情况说明》中称“文某某在评估过程中拒绝配合致使评估人员未能进入房屋勘察”,但在《迎春台安置区房地产权属情况调查认定报告》中称“此面积为县征收办入户丈量面积、房地产权属情况为权属无争议”。被告提供的证据相互矛盾,且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系因原告的原因导致被告无法履行勘察程序。且该房屋所有权证及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登记的权利人均为第三人文某而非文某某,被告对该被征收土地上房屋权属问题的认定确有错误。据此,一审法院判决撤销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三)典型意义

本案典型意义在于:从程序合法性、实体合法性两个角度鲜明地指出补偿决定存在的硬伤。在程序合法性方面,依据有关规定突出强调了征收决定作出后才能正式确定评估机构的基本程序要求;在实体合法性方面,强调补偿决定认定的被征收人必须适格。本案因存在征收决定作出前已确定了评估机构,且补偿决定核定的被征收人不是合法权属登记人的问题,故判决撤销补偿决定,彰显了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价值的双重意义。

(采晴整理)

 

 

 

 


相关新闻 / News More
  • 点击次数: 0
    2019 - 01 - 23
    一、裁判要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通常情况下,征收集体土地的土地补偿费应当属于集体土地的所有权人,集体土地征收管理部门应当与集体土地所有权人签订土地补偿款协议,将土地补偿款发放给集体土地所有权人。但是,实践中,确有集体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分离的情形。行政村名义上享有集体土地的所有权,事实上并不行使所有权人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行政村下属的各村民小组在其界限范围内,各自独立经营管理其土地,实际行使所有权人的权利。在此情形下,征收管理部门与实际行使所有权的村民小组签订土地补偿协议,对被征收土地的村民小组作出土地补偿,不违反上述法律规定。二、最高法行政裁定书:再审申请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江区里雍镇立冲村民委员会河表屯第二、四、五、六、九村民小组(以下简称河表屯二、四、五、六、九组)因诉被申请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柳江区政府)、原审第三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江区里雍镇立冲村民委员会河表屯第三、七、八村民小组(以下简称河表屯三、七、八组)土地征收补偿协议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0日作出的(2016)桂行终XXX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3月7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案件现已审查终结。争议地位于柳州市柳江区里雍××河表××一带。1981年5月15日,原柳江县人民政府给河表屯村颁发051号《山界林权登记表》(以下简称51号林权证),该证项下的土地包含争议地,并一直由河表屯三、七、八组实际管理使用。1990年1月17日,河表屯村委会将争议地发包给柳州市领导干部作为绿化点承包经营30年,并签订《柳州市领导干部在里雍乡河表屯村委所属的宜林荒山办绿化点协议书》(以下简称1990年协议)。...
  • 点击次数: 5
    2019 - 01 - 16
    一、阅读提示:村委会能否将其所有的集体土地出租给他人?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租赁合同是否有效?最高法院认为,该等事宜涉及全体村民利益的重大问题,应当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租赁合同无效。但是实践中关于该问题的裁判观点并不统一。二、裁判要旨:村委会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即将其所有的集体土地出租给他人,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应当认定无效。三、案情简介:(一)文柏池与久裕村联合社签订《合同书》等合同,约定久裕村联合社将其所有的总面积为250000平方米农用地有偿出租给裕丰公司兴办工厂、宿舍和综合性建设。(二)文柏池向广州中院提起诉讼,请求:久裕村委会、久裕村联合社支付文柏池补偿款1193万元。广州中院认为,案涉合同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是无效合同;文柏池在整个投资过程中取回的款项已超出其投资款,故久裕村联合社、久裕村委会无需再返还文柏池对涉案土地的投资款。广州中院判决:驳回文柏池的诉讼请求。(三)文柏池不服,上诉至广东高院,主张《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关于民主决定程序的规定,属于管理性规定而非效力性规定。广东高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四)文柏池仍不服,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最高法院裁定:驳回文柏池的再审申请。四、裁判要点:法院认定案涉合同无效的原因在于,久裕村联合社将该社所有的案涉土地出租,涉及全体村民利益的重大问题,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1988年通过版,已失效)第十一条关于“涉及全村村民利益的问题,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规定,该事宜应当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然而案涉合同的签订均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违反了上述规定,故应当认定无效。五、实务经验总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一、当事人欲与村委会签订租赁合同租赁集体土地时,应当要求村委会提供出租该集体土地经村民会议讨论通过的书面文件,以确保租赁合同有效...
  • 点击次数: 4
    2019 - 01 - 15
    最高法院判例:宅基地使用证不能简单以“一户多宅”为由予以撤销——张XX诉XX县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王XX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家中人数较多,住房困难,经村集体同意,出资购买取得涉案宅基地使用权,权属来源合法。且2002年颁证时,王XX的长子王XX已满16岁,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根据《民法通则》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应视为成年人,已具备分配宅基地的资格。现王XX虽早已结婚成家,达到分户标准,但是与其父王XX仍没有分户。因此,王XX虽然存在的一户多宅问题,但是符合分户条件,撤销其宅基地使用证无实际意义。最高院的判例认为:年龄达到分户条件而未分户的,通过合法流转自行建筑房屋,致使一户多宅情况出现,按照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权属来源合法,对此应区分形成原因分别处理,而不能简单地一概而论。因此,此种情况一户多宅遇到拆迁时必须给予合理补偿。(采晴整理)
  • 点击次数: 6
    2019 - 01 - 14
    《征收条例》第2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以下称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该条确立了征地拆迁中“公平补偿”的基本原则,这一原则也在很多征地拆迁的案例中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典型案例——孔某诉**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案情回顾:2011年4月6日,山东省某县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其征收补偿方案规定:(1)选择货币补偿的,被征收主房按照该地块多层产权调换安置房的优惠价格补偿;(2)产权调换的,安置房超出主房补偿面积的部分由被征收人出资,超出10平方米以内的按优惠价结算房价,超出10平方米以外的部分按市场价结算房价,被征收主房面积大于安置房面积的部分,按照安置房优惠价增加300元/m2标准给予货币补偿。原告孔某的房屋在被征收范围内,不服该《房屋征收决定》,于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补偿方案中规定的优惠价格显然低于市场价格,对被征收房屋的补偿价格明显低于被征收人的出资购买价格。因此,该征收决定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条规定的公平补偿原则,也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19条的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因而法院判决支持原告孔某的诉讼请求,撤销了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从本案可以看出,法律不仅明确规定了“公平补偿”的基本原则,也将这一原则具体贯彻于一系列具体的条文中,而从实践来看,这些条文也被法院应用在实际案件中,切切实实保护了被征收人的利益。对于“公平补偿”的判断标准,本案中法官运用的是《征收条例》第19条的规定,即“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补偿标准,且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被征收人自己也可以...
  • 点击次数: 8
    2019 - 01 - 10
    根据行政法基本原理,解决行政争议有三种行政救济途径: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和行政赔偿。在代理征地拆迁案件中,这三种行政救济途径具有普遍适用性。现在很多征地拆迁案件都会进入行政赔偿程序。根据《国家赔偿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行政赔偿是指国家行政机关及其相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并造成损害的,由行政机关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对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义务。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情形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耿宝建法官继许水云案后于2018年11月8日又作出(2018)最高法行再163号行政赔偿判决,对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被强制拆除同样确立了全面赔偿原则。该案中,周某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凤凰街道某村合法拥有两处房屋,该村于2010年开始实施农房拆迁改造。因未能与周某达成安置补偿协议,2012年3月,浙江省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湖州经开区管委会”)的内设机构拆迁办公室将涉案房屋强制拆除。周某就强拆行为及赔偿事项一并向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采取分开立案、合并审理的方式,判决确认强拆行为违法,湖州经开区管委会赔偿周某499617.9元。周某对行政赔偿的结果不满,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直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二审法院均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之规定,将周某房屋因强拆造成的直接损失直接认定为涉案房屋的重置成新价格,将其本应得到的拆迁补偿利益排除在直接损失之外。周某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称,涉案房屋所在村的土地已实施征收,其已不能在原址重新建造与被强拆房屋一样的房屋。且一审、二审法院将拆迁改造安置补偿排除于行政赔偿范围之外...
  • 点击次数: 4
    2019 - 01 - 07
    裁 判 要 旨:行政诉讼的适格被告应当根据“谁行为,谁被告;行为者,能处分”的原则确定。通常情况下,行政行为一经作出,该行为的主体就已确定。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行政行为的适格主体在起诉时难以确定,只能通过审理并运用举证责任规则作出判断。《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规定,“(一)、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二)、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以下称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第五条规定,“(一)、房屋征收部门可以委托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承担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具体工作,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二)、房屋征收部门对房屋征收实施单位在委托范围内实施的房屋征收与补偿行为负责监督,并对其行为后果承担法律责任。”上述规定明确了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实施单位之间因房屋征收补偿工作产生的法律责任。在无主体对强拆行为负责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职权法定原则及举证责任作出认定或推定。如果用地单位、拆迁公司等非行政主体实施强制拆除的,应当查明是否受行政机关委托实施。裁 判 文 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18)最高法行再113号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李波。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XX。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山东省惠民县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夏XX,该县人民政府县长。再审申请人李波、XX因诉山东省惠民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惠民县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鲁行终865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经本院(2016)最高法行申4584号裁定提审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李波、XX向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起诉称:2011年1月惠民县政府决定在县城行政规划区内进行旧城改...
  • 点击次数: 5
    2019 - 01 - 04
    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典型案例((2018年5月发布)之:王风俊诉北京市房山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拆迁补偿安置行政裁决案(一)基本案情2010年,北京市房山区因轨道交通房山线东羊庄站项目建设需要对部分集体土地实施征收拆迁,王风俊所居住的房屋被列入拆迁范围。该户院宅在册人口共7人,包括王风俊的儿媳和孙女。因第三人房山区土储分中心与王风俊未能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第三人遂向北京市房山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房山区住建委)申请裁决。2014年3月6日,房山区住建委作出被诉行政裁决,以王风俊儿媳、孙女的户籍迁入时间均在拆迁户口冻结统计之后、不符合此次拆迁补偿和回迁安置方案中确认安置人口的规定为由,将王风俊户的在册人口认定为5人。王风俊不服诉至法院,请求撤销相应的行政裁决。(二)裁判结果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王风俊儿媳与孙女的户籍迁入时间均在拆迁户口冻结统计之后,被诉的行政裁决对在册人口为5人的认定并无不当,故判决驳回王风俊的诉讼请求。王风俊不服,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依据《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八条第一款第三项有关“用地单位取得征地或者占地批准文件后,可以向区、县国土房管局申请在用地范围内暂停办理入户、分户,但因婚姻、出生、回国、军人退伍转业、经批准由外省市投靠直系亲属、刑满释放和解除劳动教养等原因必须入户、分户的除外”的规定,王风俊儿媳因婚姻原因入户,其孙女因出生原因入户,不属于上述条款中规定的暂停办理入户和分户的范围,不属于因擅自办理入户而在拆迁时不予认定的范围。据此,被诉的行政裁决将王风俊户的在册人口认定为5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及被诉的行政裁决,并责令房山区住建委重新作出处理。(三)典型意义在集体土地征收拆迁当中,安置人口数量之认定关乎被拆迁农户财产权利的充分保护,准确认定乃是依法行政应有之义。...
  • 点击次数: 10
    2019 - 01 - 04
    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典型案例((2018年5月发布)之:孙德兴诉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案(一)基本案情2015年2月10日,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普陀区政府)作出普政房征决(2015)1号房屋征收决定,对包括孙德兴在内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及附属物进行征收。在完成公告房屋征收决定、选择评估机构、送达征收评估分户报告等法定程序之后,孙德兴未在签约期限内达成补偿协议、未在规定期限内选择征收补偿方式,且因孙德兴的原因,评估机构无法入户调查,完成被征收房屋的装饰装修及附属物的价值评估工作。2015年5月19日,普陀区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并向其送达。该补偿决定明确了被征收房屋补偿费、搬迁费、临时安置费等数额,决定被征收房屋的装饰装修及附属物经入户按实评估后,按规定予以补偿及其他事项。孙德兴不服,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二)裁判结果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根据被征收房屋所有权证所载内容并结合前期调查的现场勘察结果,认定被征收房屋的性质、用途、面积、位置、建筑结构、建筑年代等,并据此作出涉案房屋的征收评估分户报告,确定了评估价值(不包括装修、附属设施及未经产权登记的建筑物)。因孙德兴的原因导致无法入户调查,评估被征收房屋的装饰装修及附属物的价值,故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载明对于被征收房屋的装饰装修及附属物经入户按实评估后按规定予以补偿。此符合《浙江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并未损害孙德兴的合法权益,遂判决驳回了孙德兴的诉讼请求。孙德兴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三)典型意义评估报告只有准确反映被征收房屋的价值,被征收人才有可能获得充分合理的补偿。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行政机关和评估机构依法依规实施评估,同时也离不开被征收人自身的配合与协助。如果被征收人拒绝履...
  • 点击次数: 8
    2019 - 01 - 04
    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典型案例((2018年5月发布)之:王江超等3人诉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紧急避险决定案(一)基本案情2010年,吉林省人民政府作出批复,同意对向阳村集体土地实施征收,王江超等3人所有的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围。后王江超等3人与征收部门就房屋补偿安置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2013年11月19日,长春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2015年4月7日,经当地街道办事处报告,吉林省建筑工程质量检测中心作出鉴定,认定涉案房屋属于“D级危险”房屋。同年4月23日,长春市九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九台区住建局)对涉案房屋作出紧急避险决定。在催告、限期拆除未果的情况下,九台区住建局于2015年4月28日对涉案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王江超等3人对上述紧急避险决定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确认该紧急避险决定无效、责令被告在原地重建房屋等。(二)裁判结果长春市九台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紧急避险决定所涉的房屋建筑位于农用地专用项目的房屋征收范围内,应按照征收补偿程序进行征收。九台区住建局作出紧急避险决定,对涉案房屋予以拆除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属于程序违法。一审判决撤销被诉的紧急避险决定,但同时驳回王江超等3人要求原地重建的诉讼请求。王江超等人不服,提起上诉。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涉案房屋应当由征收部门进行补偿后,按照征收程序予以拆除。根据《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相关要求,提出危房鉴定的申请主体应当是房屋所有人和使用人,而本案系当地街道办事处申请,主体不适格;九台区住建局将紧急避险决定直接贴于无人居住的房屋外墙,送达方式违法;该局在征收部门未予补偿的情况下,对涉案房屋作出被诉的紧急避险决定,不符合正当程序,应予撤销。但王江超等3人要求对其被拆除的房屋原地重建的主张,不符合该区域的整体规划。二审法院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三)典型意义在行政执法...
  • 点击次数: 4
    2019 - 01 - 04
    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典型案例((2018年5月发布)之:陆继尧诉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政府济川街道办事处强制拆除案(一)基本案情陆继尧在取得江苏省泰兴市泰兴镇(现济川街道)南郊村张堡二组138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并领取相关权证后,除了在该地块上出资建房外,还在房屋北侧未领取权证的空地上栽种树木,建设附着物。2015年12月9日上午,陆继尧后院内的树木被人铲除,道路、墩柱及围栏被人破坏,拆除物被运离现场。当时有济川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在场。此外,作为陆继尧持有权证地块上房屋的动迁主体,街道办曾多次与其商谈房屋的动迁情况,其间也涉及房屋后院的搬迁事宜。陆继尧认为,在无任何法律文书为依据、未征得其同意的情况下,街道办将后院拆除搬离的行为违法,故以街道办为被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决确认拆除后院的行为违法,并恢复原状。(二)裁判结果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涉案附着物被拆除时,街道办有工作人员在场,尽管其辩称系因受托征收项目在附近,并未实际参与拆除活动,但未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经查,陆继尧房屋及地上附着物位于街道办的行政辖区内,街道办在强拆当天日间对有主的地上附着物采取了有组织的拆除运离,且街道办亦实际经历了该次拆除活动。作为陆继尧所建房屋的动迁主体,街道办具有推进动迁工作,拆除非属动迁范围之涉案附着物的动因,故从常理来看,街道办称系单纯目击而非参与的理由难以成立。据此,在未有其他主体宣告实施拆除或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可以推定街道办系该次拆除行为的实施主体。一审法院遂认定街道办为被告,确认其拆除陆继尧房屋北侧地上附着物的行为违法。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三)典型意义不动产征收当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片面追求行政效率而牺牲正当程序,甚至不作书面决定就直接强拆房屋的事实行为也时有发生。强制拆除房屋以事实行为面目出现,往往会给相对人寻求救济造成困...
分享到:
X
2

MSN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免费电话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2

MSN设置

6

二维码管理

5

律师热线

  • 400-150-9288
  • 010-5318-6190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